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美文荐读:没有翅膀你别飞  

2012-04-03 08:17:07|  分类: 04、读书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荐理由: 

首先,文章的故事性极强。本文向我们展示了一位在残酷现实面前,思想上经历痛苦挣扎幼年轻人的形象,篇未点题,令人深思。

其次,文章的细节描写使得人物形象更为鲜活,恰到好处地烘托了文章的氛围,使阅读者受到感染,引起共鸣。

最后值得一谈的是文章讲求真情实感。主人公的行为,父母的行为、语言等颇为符合生活的本质,也符合人物性格发展的逻辑,所蕴现实生活气息浓烈。

写作指南:

一、写“生命的价值”。“生命不仅仅属于个人。人根本不能像鸟儿那样,没有翅膀,千万别飞。”此语告诫我们人需要自己看重自己。自我珍惜,生命就有意义,有价值。

二、写“抉择”。抉择是需要智慧和勇气的。生存还是毁灭?文中主人公在经历思想上的痛苦挣扎后,始悟,要生存。只因为“生命不仅仅属于个人”。

三、写“面对”。文中人物面对残酷的现实,初时,在思想上钻入了死胡同,暂时想不开,但面对现实,只有承认现实,才能拥抱未来,人必须抱着积极的心态接受现实。只有输得起,才能赢得起。

没有翅膀你别飞

非鱼

 一只灰褐色的麻雀从窗前飞过,“倏”地一声,远了。

 窗户是上下两层,窗台很低,只一尺来高,把那个小小的锁扣朝上一推,底层的窗户就可以很灵活地拉开,半米多宽的空间通道出来了,空气和一些小飞虫自由进出。

他斜依在窗前,看着窗外新芽初绽的梧桐,还有一掠而过的麻雀。他知道,只要轻轻抬一抬腿,他就可以飞出去,像鸟儿那样自由飞翔,所有的痛苦折磨便随之烟消云散。

他真的这么做了,大脑一瞬间地空白,让他迈出了那一步。他以为他会像一只鸟儿那样,但一跨过那个矮矮的窗台,他就发现自己错了。他像一只笨重的熊,直朝地面砸去。

再次睁开眼睛,是在五天以后。他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呼唤:“献儿,回来。”于是,他回来了。他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一片白,白的墙,白的衣,白的发。

“妈。”他想叫一声。但他叫不出来,一滴眼泪从眼角滚落,滚到一只骨节突出的手上。手像被开水烫了似的,哆嗦了一下,然后急促地抚着他的脸:“献儿,献儿,你可回来了。”

两个月以后,他被母亲从医院里用轮椅推了出来,除了大脑还能继续思维,从胳膊往下,他的身体变得软塌塌,像一把面条。

“妈,让我去死吧,你别管我。”他扭头哀求母亲。

母亲不理他,赌气似的把车推得更快。

回到家,确切说是母亲和父亲的家。他的家早在和妻子离婚后成了一片冰冷的地狱,女儿被妻子带走了,他什么都没有,选择从楼上飞下去,是他做出的最凶狠最无奈的选择。

父亲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青着脸,一言不发,一只手帮妈妈把他推进一楼的屋里。从家门口到楼外的四层台阶已经用水泥砌成了斜坡,防盗门拆了,没有了门槛,他被稳稳地放在窄小的客厅当中。

父亲点燃了一只烟,母亲拿过毛巾不停地在脸上擦。

他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爸,妈,对不起。”

父亲没有说话,母亲也没有说话,他们俩谁都不看他。

他突然低下头,把头窝在胸前,脸埋在双手间,呜呜大哭起来。

以后大概有三个多月时间,他被父母小心地照顾着,总有一个人寸步不离在他跟前。父亲和母亲把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并在一起,晚上睡觉,他睡最里边,父亲挨着他,母亲挨着父亲,一旦他有什么动静,父亲就推推母亲,俩人一起起来给他翻身、换尿垫。每当父母花白的头低在他下身,收拾他排泄的东西时,他就感觉有千把万把刀子在割他的心,他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像一缕烟,被风吹散了,不留一丝痕迹。

那天母亲出去买菜了,父亲在家陪他,父亲看他情绪比较稳定,就很放心地把他放在客厅,第一次没有推他到卫生间,自己去解手了。

他等父亲一进卫生间,就快速转动轮椅,一把拉住卫生间的门,把门扣扣上,然后用一小截铁丝插在扣鼻里。任凭父亲在里面叫喊,把那扇薄薄的木门拍得山响。

他把轮椅摇到厨房,那里有可以让他消失的工具:刀。

他拿起一把,放在腕上,喃喃道:“爸,妈,对不起,再不能让你们为我受累了。”然后,对准腕上蜿蜒的蓝色凸起,割了下去。

感觉不到疼,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突然,他感觉到脸上热辣辣的烧!那是父亲的巴掌,实实在在地扇在他脸上。父亲像一只被激怒的狗一样,瞪着他,双手发抖,嘴巴很难看地歪着:“你个孬种!除了死你还会干什么?”

腕上的血还在滴,父亲一拐一拐颠进卧室拿来一根布条,狠狠地把滴血的地方捆住,继续瞪着他。

   “养了你几十年,你就这样报答我和你妈?媳妇没了,可以重娶,孩子走了,还可以再要回来,你以为一死就啥都解脱了?你叫我和你妈咋活?”

这时,母亲回来了。一进家门看到他和父亲对峙的样子,看到他胳膊上缠着的血布条,她扔掉手里的菜,坐在沙发上仰着脸嚎啕大哭。

他转动轮椅,从父亲身边挤过去,转到母亲跟前,轻声叫:“妈。”母亲没有一点反应,仍旧放声大哭,悲凉哀伤地哭。他伸出双手,抱住母亲的脸:“妈,对不起。”

母亲没有理他,突然停住了哭泣,“呼”地站起来,快步走进厨房。等母亲从厨房出来,他看到母亲手里掂着那把明晃晃的切菜刀,“要死不是?大家一起死,自杀,我也会”。

母亲说完拿着刀毫不犹豫地向自己的胳膊割去,鲜血,冒了出来。“妈——”他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痛,他大喊一声,和父亲同时扑向母亲。

他整个人重重地从轮椅上摔了下去,扑倒在母亲脚下。他此刻才体味到了死的痛苦,那是死者留给生者的痛苦,是失去的痛苦。

当又一个春天来到时,12岁的女儿推着他在门前的小花园里散步。春风轻拂,杨柳依依,小鸟在枝头唱着轻快的歌。他慢慢给女儿讲他想飞的过去,想被风吹散的过去,讲从卫生间破门而出的爷爷和嚎啕大哭的奶奶,他似乎很平静。

他说:“孩子,生命不仅仅属于个人。人根本不能像鸟儿那样,没有翅膀,千万别飞。”

 
  评论这张
 
阅读(7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