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泓二先生:书到今生读已迟  

2012-02-27 23:10:31|  分类: 04、读书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随笔:书到今生读已迟

邱泓又

 

 如果从字面上理解“书到今生读已迟”这句话,真会让我们这些搞教育的人绝望,会让望子成龙的家长绝望,会让正在捧起书本的学生绝望。袁枚《随园诗话》中说:“谚云:‘读书是前世事。’余幼时,家中无书,借得《文选》,见《长门赋》一篇,恍如读过,《离骚》亦然。方知谚语之非诬。”袁枚是想告诉我们,他能够写出《祭妹文》那样的撼人心魄的至情至性的文章,是前世的修为。好在他有一篇《黄生借书说》,从文章里我们多少可以窥探到,他的所谓的“恍如前世读过”,其实就因为他对书的如饥似渴,使他的记忆力和悟性迅速提升,再因为中国语言本身所具有的启示作用,使他对那些个文本产生似曾相识之感。

 泓二先生:书到今生读已迟 - 泓二先生(守望者) - 泓二先生:新国学大语文   有人以“书到今生读已迟”来附会出黄庭坚转生故事,说袁枚此话说的不是他自己,而是黄庭坚。

黄庭坚字山谷,江西省修水人,诗书画三绝,与当时的苏东坡齐名,世称苏黄。关于他的“书到今生读已迟”的轮回故事,在修水县县志确实有记载,这个故事被台湾作家林清玄渲染成了如下的版本——

黄山谷得中进士之后,被朝廷任命为黄州-芜湖知州,他就任时,年仅二十六岁。一天,他在午睡,做梦走出州衙,来到一处乡村,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站在门外的香案前,桌上供着一碗芹菜面,口中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山谷走近前去,看那碗面还热腾腾的,似乎很好吃,端起来就吃,吃完就回衙。

一觉醒来,嘴里还有芹菜香味,梦境也甚清晰,但以为做梦而已,山谷还不在意。

次日午睡,再梦如昨。醒来后,口中又有芹香,大感奇异。遂起身步出州衙,循着梦中道路行去,行至老婆婆家门外,叩门进去,正是梦中所见的老婆婆。

问她有无在门外喊叫人吃面之事。

婆答:昨天,是我女儿的忌辰,因为她在生喜欢吃芹菜面,所以我在门外喊她吃面,我每年都是这样喊她。

山谷问:你女儿死去多久了。

婆答:已经二十六年了。

山谷心想,自己正是二十六岁,昨天亦正是自己生辰。遂再问她女儿在生情形,家中还有些什么人?

婆答:我只有一个女儿,她在生喜欢读书,信佛吃素,很是孝顺,但不肯嫁人,到二十六岁生病死了,死的时候,她说还要回来。山谷问:她的闺房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

老婆婆指着那间房说:就是这一间,你自己进去看,我给你倒茶去。

山谷走进房里,只见卧床桌椅之外,靠墙有一个大柜还锁着。

山谷问:里面是些什么?

婆答:全是她的书。

山谷问:可以打开吗?

婆答:钥匙不知道她放在哪里,所以一直无法打开。

山谷试着想了一下,竟记起钥匙的位置,便告诉老婆婆找出钥匙,打开书柜,发现许多文稿,山谷细阅之下,原来他每次试卷的文章,竟然全在这里,而且一字不差。山谷此时心中完全明白,他已回到了前生的家,老婆婆便是他前生之母,这个家只剩老母一人。于是山谷跪拜于地,口称母亲,说明自己就是她的女儿转世,然后回州衙带人来迎接老母,奉养终老。

山谷在州衙后园植竹一丛,建亭一间,命名‘滴翠轩’,亭中有山谷的石碑刻像,自题像赞曰: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做梦中梦,悟身外身。”仿佛是对前面提到的那个轮回故事的慨叹,解释的人也分析得天衣无缝,这些解释在不同的场合传播,让我们这些愚钝的人似有所悟,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悟到,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是,既然“书到今生读已迟”,那我们还费个什么劲儿呢,读书再多也是前世定的,读书再少也是前世定的,读书再好再坏也都是前世注定的呀!

    关于轮回之说,我不敢妄评,因为我们都习惯于批判和否定了,以至于什么都不信了,无信者无畏,无畏者毁人自毁。所以即使是迷信,我宁愿选择继续相信,这也许比什么都不信的好——也许吧?

    或者也许我的悟性还不够,无法参透黄山谷的这首像赞诗。

    我反复在想,是先有故事呢,还是先有那首像赞诗呢,或者二者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呢?

    这其实是一个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故事。

    佛家从因果,从业报的角度来看这首诗,所以便有了转世之说。

 俗人——像我这样的,从良知的角度去看这首诗,便有了一些不成体系的感悟——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诗人讲的是一种生命状态吧?一种介乎出世与入世的状态,处于这种生命状态的人,在我们这些俗人看来,就有仙风有道骨和满身的金光。这是人生达到一定境界之后的从容淡定,是通天彻地的智慧给生命带来的滋养,就是读书的现实成就呀。

    “身外身”,按佛教说法,是指由正身变化产生出来的身体。《西游记》第二回:“悟空见他凶猛,即使身外身法,拔一把毫毛,丢在口中嚼碎,望空喷去,叫一声‘变!’即变做三二百个小猴,周围攒簇。”我想,作为一代大家的黄山谷所谓的“悟身外身”,也许就是指多多地站在“本身”以外的角度去看社会,看他人,看世界吧?这样也许会让自己变得严谨一些。有故事说黄山谷年轻时喜写有关男女情爱的哀艳词,曾游佛寺,被圆通秀禅师呵责:“大丈夫怀有盖世的文才,难道竟用以写作无益于世,而又动人邪念的哀艳词句吗?”禅师的意思,就是希望黄山谷做诗不光考虑其本身的快乐,更应当考虑到自己的作为,对于他人,对于社会的影响。这样去理解“悟身外身”,对于我这等俗人来说,倒也没有难度!

“梦中梦”,就是发现了自己刚才是在做梦,觉得现在醒了,而实际上还在做梦。也就是在梦中做梦。佛家说梦固然是梦,清醒时又何尝不是做梦。人人都在梦中,人生就是一场大梦,是为“做梦中梦”。美国作家爱伦·坡的《梦中梦》给我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不能再吻你的额头,

  到了再见的时候,

  我不得不说——

  你是对的,我的生活

  不过是一场梦。

  但是,如果希望已经飞走,

  无论在夜里,或者白天,

  无论在幻想,或者虚无,

  那么它是否会因此留下一些呢?

  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我站在

  怒涛彭湃的海岸边,

  我的手中

  攥着金黄的沙粒——

  留不住啊!它们快速地

  穿过我的手指而去,

  我哭了——我哭了!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牢牢地抓住它们?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从这无情的波涛中救出一个?

  难道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埃德加·爱伦·坡的父母都是流浪艺人,他后来被弗尼吉亚富商爱伦夫妇收养,因为有这样的经历,造成了他心性敏感,行为放诞,虽先后进入弗尼吉亚大学和西点军校,都未能完成学业。养父几经努力,最后与他断绝关系。爱伦·坡长期生活在贫困中,直到在一家平民医院病逝。面对命运,诗人感到了人的脆弱。所以他给自己的人生做了一个“梦中梦”的总结,而我们读这首诗的时候,内心也因此而激荡着一种绝望和哀伤。

但如果我们整体地阅读黄山谷的“似僧有发,似俗脱尘。做梦中梦,悟身外身。”我们会体味着我们自己身处于这个社会,应当是什么姿态,用怎样的方式去面对这个世界,更重要的是,怎样去面对我们自己的心——

一个与这个世界保持相对的距离,能够出世入世的人,是幸福的。

一个知道自己在做梦,知道自己所做之梦的得失功过的人是幸福的。

一个能够常常站在别处,站在一种高度去审视自己的人,是幸福的。

“书到今生读已迟”,讲的应当是我们不能机械地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书,而是要把书交给自己的灵魂,因为我们有悟性,有慧根,我们要去行走,要去经历——包括经历书本身。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叫嚣“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可对于一个漠视心灵建设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自我的人来说,知识还是力量吗?这种人这辈子再怎么读书,也是没有用的。

                   2012227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