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邱泓又:追求之魅力,在追求本身  

2011-10-24 16:04:37|  分类: 03、问学中华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求之魅力,在追求本身

邱泓又

《向日葵》是梵高在法国南方那段艰难的日子里的众多杰作之一,花朵象燃烧的火,金黄色的花瓣迎风摇曳,朵朵葵花有的相对低诉,有的垂首遐思,有的傲视天空。那逼人的光线自葵花自身发出,笔触的刚劲有力和狂放不羁,令人真切地感触到梵高那不可遏止的激情。每次看到这幅画作,我耳边反复响起的是岳飞的《满江红》。当新闻报道说梵高自画像《没有胡须的梵高》在克里斯蒂拍卖行以七千一百五十万美元的天价成交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穷困潦倒的梵高,一生仅仅卖出过一幅画的梵高,如今每一幅画都是价值连城,这就是生活的逻辑吗。梵高曾写信给他的弟弟德奥说,终有一天,自己会有办法在一家咖啡馆办一次画展。如此令人心酸的理想,在他有生之年都难心实现,但梵高还是在不停地画着,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的画能走多远。他只是画,那么动情,那么执着,那么令人神往地用他手中的笔,用他自己所理解的颜色,画那片平常的农田、平常的农事,画那张破旧的靠椅,画那双走过千山万水的鞋,画那千姿百态的向日葵,甚至对着镜子,不停地画自己。就这样,画成为梵高感知世界和表达世界唯一的方式,他以自己绝对不同于传统的色彩和构图,用一种惊世骇俗的艺术思想抒写自己沉闷而执着的人生。当他觉得自己可以表达的一切都表达尽了的时候,他便拿起枪,结束了自己在世俗看来似乎是毫无希望的人生。于此,我想起了爱因斯坦曾说过的一句话:

人的真正价值在于,他能够在何种程度上与何种意义上摆脱自我。

应该说,梵高和爱因斯坦一样,都是以他们的生命形态,直逼人生本质的人。他们都属于那种纯粹把追求真理、认识世界作为人生终极目标的人。爱因斯坦开了一代科学认识和科学研究的先河──也就是反先验的、反教条的、反功利的、不求个人的终极价值只求创造过程本身的有意义,表现出了科学史上仅有的坚韧和牺牲精神。而梵高所追求的艺术就是自然本质的生命,世俗形骸消亡的时候,正是他的艺术走向永恒的时候。

然而造物不公,它造就了卓绝的天才,却不给他欣赏天才的看客,而非要等着这些天才在寂寞中死去多年后,才让人们发现星宿一样发现他们,赞美他们。

天才的遭遇令我们感叹,但更多的是启迪。生命从起点到终点这段路到底应该如何去走,这是一个需要不断思索的问题。

王国维曾说“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种境界也。然而,是不是所有成大事业大学问的人都有机会经历这么三种境界呢?我看未必尽然。大凡艺术或者学问的追求者,其价值取向无非这么三类情况,一是紧跟时代,人云亦云,亦步亦趋,虽然能得到一些即时的好处,但往往其产生的时候,也就是灭亡的时候。一是超越时代就那么半步,当卫道者保守者大加指责的时候,它已被社会所接受,虽不乏风险,但却能过足明星瘾,因而成为一时的领袖。第三种因追寻天地自然的大美而大大超越于时代,布鲁诺天眼视宇宙,却难逃宗教裁判所的火刑;曹雪芹愤世嫉俗,炒手筑红楼,却难免被社会冷遇而举家食粥酒常赊;梵高用血写丹青,开西方表现主义之先河,却连唯一卖出的画也是弟弟为安慰兄长的苦心自己掏钱购买的。他们哪一个蓦然回首时看见了阑珊灯火处的她?没有,一个也没有。梵高也好,曹雪芹布鲁诺也罢,他们在追求自己的事业的时候,只有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痴心,并无蓦然回首的热望,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事业能够走多远,他们只是觉得自己需要全身心地贴近、投入以至牺牲。这才是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的真实内幕。虽然这样的内幕不免让人心寒,但它是真实的,令人警醒的。

  还是回到杜甫吧。

  唐开元二十四年,24岁的诗人开始过一种“裘马轻狂”的漫游生活,这时的诗人已经誉满京城,但这不是他价值的真正体现(真正认识他的价值,是在宋朝的时候)。24岁的诗人正是属于那种“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年龄,我们从他写得比较早的一首《望岳》诗,可以大略体会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自信和豪迈,“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纯”,——多么伟大的梦想,然而,再伟大的梦想,都因为他的年轻而变得合理。但他不知道自己那些想法至多是一枕黄粱,诗人上下求索三十年,历经‘安史之乱’、‘草堂寂寞’等一系列的人生坎坷,却仍然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心中的悲苦,从其《旅夜书怀》可以约略地感受得到: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字里行间所深蕴着的深沉的无奈,是需要我们反复咀嚼才能体悟得到的,这是一种人生的况味:苍茫天地间,一只鸥鸟正在飞翔,它时而高举蓝天,时而浅翔水面,它似乎找到了,但什么也没有,它不停地飞,总是飞,这便是漂泊的诗人的自画像了。在一首名为《登高》的七律中,诗人对自己漂泊的人生作了更进一步的总结,让人倍感凄凉,而这样的总结,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诗人命运的谶语: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然而上帝对人总是公平的,她在给予你的同时,也在剥夺你;她在剥夺你的同时,也在给予你。这便是无常生命中的常数。一心想求取功名,想以自己的平生所学报效自己所深爱的土地,却一生漂泊,只是漂泊中以自己喜欢的形式──诗记录自己的人生,却不想因此而赢得了身前身后之名。国家不幸诗家幸,多难的人生,玉成了诗人不朽的圣名。

看来,我们真的不能用幸与不幸来界定我们的一生。

  而上帝关注我们的唯一前提是,我们对自己是否执着。如果我们能够从杜甫的诗中,汲取到他对自己生命的执着、对信念的固守、对民生的关怀、对国家的痴情,我们就算没有白读杜甫。而且,我们也许会在杜诗中找到燃烧我们的生命的另一种燃料。天才的执着不是信念,应当是一种习惯吧。从梵高到贝多芬,从屈原到杜甫……哪一位不是这样呢?再比如说刘禹锡吧,被贬二十四年,始终心系国家,这种仁者内心的固力,足以让每一个读书人肃然起敬。

  关于《西塞山怀古》,一般的读者仅以为这是一首关于王朝兴废的感叹,其实不仅仅如此。如果你能读出诗人“人生如此无奈,无奈仍然执着”的信念,你便深得刘诗三昧了。

  王睿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政权兴亡,朝代更替,你方唱罢我登场,可是西塞山依旧,江水依旧,我们对生命的执着依旧。

 从生命的起点到终点,我还有话要说。我们总是很容易告别起点,因为我们心中有所怀想,有所设计。我们念念不忘我们的终点,因为那是我们的理想,是我们的生命得以昂扬的关键。但我们最容易忽略过种,我们往往缺乏耐心,缺乏体验生命过程的达观和淡泊。苏轼曾有诗说“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我们缺乏的,就是这样一种精神。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之所以要执着,并不是因为我们需要达到某种人生境界,而是因为生命本身需要执着。因为我们真的不敢保证我们的人生是什么样子,我们只有不断地往前走,种种人生的际遇都只是可遇而不可求。

唐朝诗人张继,因应试不第,夜泊枫桥,闻寒山寺钟声,思绪万千。于是诗人在钟声中收藏起失落,提笔写下《枫桥夜泊》这千古绝唱,他要向我们表达的,是一种既经沧海后的宁静的执着。当年侵华日军因心慕寒山寺的钟声,而把那口著名的钟给偷走。足见张继的《枫桥夜泊》影响之深远。

客观地说,在宁静心境下执着于自己的人生追求,那并不是什么难事,我认为,难的倒是那种内心并不宁静,却仍然固守于自己的信念和人生目标者。也许,这就叫做不宁静的执着吧,象希腊神话里那位让人肃然起敬的西绪弗斯。说到此,再次想到南唐后主李煜,就象梵高以血写丹青一样,亡国后的李煜是用眼泪和血写诗。我们从其字里行间,能够领悟到种种悔恨和自我批判的深刻。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浪淘沙》是一首亡国之音,缠绵婉转,如泣如诉。王国维曾评价说“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寂,后主则俨有释迦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淡化“小我”,推出“大我”,如此境界,当然是身登堂奥,直逼艺术之真谛者所为。

无论我们的人生是幸与不幸,我们都不能忘记执着,因为生命本身需要执着。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许多在学校红极一时的学生,到社会上却往往四处碰壁,折腾几十年,到头来还不如那些成绩不如自己的同学。个中原因,是因为他们一直没有一个正确的心态面对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不如意,以至于泥足深陷,无法自拔。而那些成绩差一点的学生,在学校就已经饱受失意之苦,当他们再面对那种种的不适时,他们往往会告诉自己说,在学校那么失落我都过来了,还怕这点失意当头——于是淡然处之,并努力寻求新的超越,一个成功者也就在这一念之间成就了。

是非成败转头是空,唯有生命之树常青!

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在求知的过程中多求些苦,多体验些失落、失败、痛苦,并不是什么坏事儿,因为苦难原本是一所学校嘛。

所以说,关于我们对于自己人生的种种际遇,最要紧的是常常换个角度去理解。祸福从来都是一个变数,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就不至于总是绝望。在这一点上,我们得学学苏轼。从不同地角度关注命运,苏东坡可以说是古今第一人。他总是一路走来一路歌。生命之所以能得以延续,不是因为我们天天吃饭,而是因为我们没有停止思想,不停在转换角度去思想。正如诗轼所说: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首《题西林壁》,是诗人面对庐山面对人生的感悟,也是诗人对自己多难的人生的一种超脱;是提供给每一个珍爱生命,执着于生命的后来者的教训。

苏格拉底曾说,未经思索的人生不值得一过。

白居易曾说,“大丈夫所守者道,所待者时。时之来也,为云龙,为风鹏,勃然突然,陈力以出。时之不来也,为雾豹,为冥鸿,寂兮寥兮,奉身而退,进退出处,何往而不得哉。”

如果你选择了第三种形态,那你就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路。从此,你得学会自己为自己喝彩,自己为自己加固生命的支点。

我又想到了爱因斯坦,虽然这是一个不让人轻松的话题,但我还是止不住地想到他,想起他那幅永远让人读不透的画像:剑拔弩张的雪白的头发,可以看透一切的睿智的眼睛,决绝的不达目的誓不休的表情……这样的人,如果到“智联招聘”去求职,一定会被那些老板批得一文不值……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爱因斯坦以毕竟生心血证明的“统一场”的未完成,才玉成了他那辉煌而永恒的形象。爱因斯坦以其独特的生命形态,使他最终不仅成为科学上的权威,而且成为道德上的权威。他的人性和人格的和谐之美,更是人类史上一个撼人心魄的奇迹。

追求的魅力,在追求本身。

 

后记:

乔布斯走了,我们这个世界失去了一个天才。

其实我想说的是,乔布斯是幸运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付出了不一定会如乔布斯一样得到应有的回报。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天才,一生都是在成与败,生存与死亡之间挣扎……写这个东西,纯粹是为了思考人生追求的成败得失应当如何面对,纯粹是为了让自己能够静下来做自己应当做的工作,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正在用他们自己不同的精彩演绎着成功,但成功的定义不应该因为现实的喧嚣而改变!

所以,我只能够说,这是一篇“自以为是”的读诗和读书的随笔。

谢谢您的阅读,也许你会不以为然,但这是我真诚的体会,我就是这样来理解我的生活的。邱泓又:追求之美在追求本身 - 泓二先生(守望者) - 邱泓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