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语文观:要做就做回家的教育  

2011-07-05 18:00:48|  分类: 02、泓二先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教科院规划课题,将国学教育和语文教学充分结合的实践成果——

要做就做回家的教育

——新国学大语文教育的实践和理解

按语:

    这是我2011年7月5号在成都市教师继续教育之选课超市中,与参加语文学科教学研究的老师们分享的一篇演讲稿,其中的说法肯定有不当之处,但全都是出自对语文教学,对为人师者的真诚思考。如果您不幸读到了这篇文章,希望你有鉴别,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指正。

    这篇文章所论及的道理,也正是的编写《问学中华100》讲的理论基础,是我小学中学国学教程的思想基础。

          我们希望建立起一套以国学为精神的语文教育体系,让孩子们在追求语文分数的同时,获得真正的、合符时代要求的人文修养。希望我们的努力没有白废。 


尊敬的老师、尊敬的领导:

今天让我来给大家做这个汇报,我很紧张。我在不少地方,不少场合跟不同的人交流过我在国学经典学习上的体会,那些交流凭的就是自己胆子大,凭的就是我不了解他们他们也不了解我——只要例子多一点,故事玄一点,气势足一点,就可以闹个勉强过关。今天这个场合有些不一样,咱们都是朝夕相处,你们的学识让我敬畏,你们在教书方面的成就让我不敢望其项背。所以一面对大家,我确实是诚惶诚恐,汗不敢出。所以我请求大家别把这事太当真,说破了天这也就是一个得到愉快假期的必须程序,为了你假期的愉快和美好的生活,请你给我这两个小时的宽容……我给大家行个礼,然后再开始我这个“新国学大语文”教学体会的汇报。

爱上国学,事出偶然。九十年代初期,我还在简阳的一个子弟校,教学任务不是那么重,那个时候喜欢写点豆腐块儿文章,拿到各种报章杂志去忽悠,其每年的经济收入相当于当时自己年工资收入的两倍左右,颇为自得。那时候简阳地面儿上很有些写手,我跟他们学了不少东西,这些东西对于我教书都是大有裨益的,因为写作毕竟是真正意义上的语文实践。有一次很偶然读到前四川省文联主席李维嘉先生的古体诗集《刀丛小辑》,写的是他们当年随双枪老太婆闹革命的经历,颇有感触,便写了一篇评论,李先生读后很感动,视我为小知己,并因此把我介绍给马识途等文学前辈,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对一个人的影响,看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平时听他们谈诗,引经据典,信手拈来,那种惊人的积累和独特的见解,令我这个教语文而且是自视不错的语文老师汗颜,从那个时候开始便一头扎进了古典诗文的学习和研究之中,并在他们的引导和帮助下,出版了《诗教与生涯准备》一书,我常想,如果没有这个机缘巧合,我不可能走到国学的学习和教育实践这条路,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至少可以让自己自信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成绩。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能在四十岁的时候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而且从此安分守己,也不失为自我的一大成就吧!

今天在座的都是我的老师,我应当向你们学习,学习你们在教学上的经验,学习你们安于平淡的人生态度,学习你们深厚的学识。所以如果有什么讲得不当的地方,我真诚的请求大家不吝赐教。

(一)

学习是为了什么?有人说为国为民,有人说为车子、房子、票子,有人说为追求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这些都是心灵以外的东西,不是学习的本质目的。孔子有句话叫“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为人,是指表演给别人看,是指一己心灵以外的东西,比如车子、房子、票子之类。为己,则是指为提高自己的修养,其实学习的本质目的就是认识自己和超越自己。

古希腊戴尔菲神殿的石柱上刻有两句话,一句叫“认识你自己”,另一句话叫“凡事勿过度”,这说的就是学习的目的。《论语》最后一章把学习的目的表述得更缜密: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知命是东方式的“认识自我”,“认识自我”体现为思维上的自省,知命体现为深刻的理解了自己之后的与周围环境和他人的关系协调。一个重在思维,一个重在群体。孔子称“五十而知天命”,称“君子有三畏”,其第一畏便是“畏天命”。他说当自己经历了人生种种后,终于能“不怨天,不尤人”了。他还有一句话千百年来都是振奋人心: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咱们是教语文的,是教人明白道理的人。可咱们要是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谁,不能够充分认识自己,那咱们凭什么让别人明白道理呢?

先说我们是谁,这真的是一个问题。

清末废科举、兴新学,开了一门功课叫“国文”,教的是文言。“五四”以后,白话文兴起,小学“国文”改称“国语”,侧重教白话文,提倡教学接近群众实际语言;中学仍称“国文”,侧重教文言,但加入一定的白话。19496月,华北人民政府教育部研究全国范围使用的教材,确定中小学都以学白话文为主,中学逐渐加点文言,作文则一律写白话,要求在口头上和书面上使学生具备接近生活实际、切合日常应用的语言能力;并采纳叶圣陶建议,不再用“国文”和“国语”之称,一律称为“语文”,他们给“语文”的界定是“口头为语”,“书面为文”。我们的“语文改革先驱”从语文这一学科建立之初,就把它界定为一种语言学科,一种跟思想文化道德关系不大的工具。并且全盘植入印欧语系的分析方法,从字词句篇、语修逻文的知识角度,把有生命的文章“拆解”得支离破碎,把我们几千年来形成的母语习得规律和经验彻底清除,而外来的方法和规律,又不太适合汉民族语言的特点,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个枳的名字就叫“语文”,“语文”是个不伦不类的名字!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一群连自己是谁都没有搞清楚的人,凭什么把他所从事的工作搞好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语文界就语文的性质大打口水战,有主张工具说的,有主张人文说的,现在新的课程标准终于给了一个较权威的说法,语文是工具和人文的结合。这基本上算是解决了“我是谁”的问题,虽然说折腾的时间是长了一些,但毕竟有了一个结果,也是应该感到欣慰的。

第二就是“我们从哪里来”的问题,这问题变得有些复杂。五四以前,中国人言必称古,那时我们知道我们从古代来,从传统来。孔子曾有一句话说得很得意,“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这是典型的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表达。而五四以后,我们打倒孔家店,我们向西方学习,学他们的科学技术,学他们的政治和文化,引进他们的语言分析法,采用他们字词句篇,语修逻文的知识性教学。再后来又有人说传统不能丢,得适当地传承,越闹越复杂,到现在我们这些语文教师真的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了。

第三是“到哪里去”的问题,但细细想想,我们能够到哪里去呢?只要看看高考的考点就知道了,只要看看高考千年一面的试题就可以了。基础知识考试的标准化,为读音而读音,为识字而识字,为标点而标点,为病句而病句,忘记了我们语言深厚的文化背景,漠视字词句最好的识记和掌握途径是在语境。标准化考了近三十年,学生在识字写字方面却越来越糟,作文词汇量也越来越少,在标准化中“选拔”出来的大学、研究生不能“亲自写论文”“亲自写情书”者大有人在。

文言文整体阅读的标准化,无论是考“实词在文中的含义”,还是“虚词在文中的用法”,都不可能客观公正地判断出学生古文阅读的真实水平。诗词鉴赏问题设计琐碎而死板,让学生回答无所适从。现代文阅读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且根本就没有明显的层级性,我曾不只一次地把高考阅读题拿给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做,他们做出来的答案比我们又教了六年的高三学生差不了多少。哲学家周国平说:“有一回,一个中学生拿了这样一份卷子来考我,是我写的《面对苦难》。对于所列的许多测试题,我真不知该如何解答,只好蒙,她对照标准答案批改,结果几乎不及格。”

我们能够到哪里去呢,只要看看我们千年一面的高考题就知道了。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真的以为我们的语文教学没有出路了。你无论怎么教,最后还是归口于千年一面千人一面的高考试题,你无论怎么努力,最后还是以一纸分数定终身。但无论语文专家们对我们的语言性质怎么界定,无论考试专家们对语文如何折腾,我们的语文教育仍然是面对人的教育,仍然是通过语言直达心灵的教育,而更为可喜的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家长已经自觉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语文教育的评价,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有不少的家长,已经充分的意识到,语文教育不仅仅是一纸分数,他们要他们看得见的才华,他们感受得到的品德!或者可以这样表述,一个只懂得带着学生获得分数的老师,不一定就会得到学生和家长百分之百的欢迎的老师。《吕氏春秋》有一句话值得我们一辈子记住:

义之大者,莫大于利人,利人莫大于教;

知之盛者,莫大于成身,成身莫大于学。

我们的语文教学,如果不担负起成就人的心灵,帮助人成长的使命,而仅仅以一些支离破碎的知识为乐,那我们这些教师就真的是“为人谋而不忠”了。

汪曾祺先生在回忆西南联大的老师时说,闻一多把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一起讲,这超人的识见使人耳目一新,听闻先生讲座的学生“满坑满谷”;而罗庸老师上课不带片纸,不仅能背所有有关的杜诗,就连仇注都能背下来。如此博学风雅之士,别说在中学讲台,就是在大学讲台也几乎要绝版。但这两个老师如果放在中学的课堂上,前者叫“讲与课堂无关的事”,后者叫“不备课就上课,是典型的违纪”。

刚性的管理对教育者往往是伤害的多,关心鼓励的少,最后吃亏的是教师和学生——教师越教越死,学生越教越瓜——中国的教育症结在教育评价,但对教育的评价不是教育科学本身,而是权力对教育的评价。置身于这样环境的教师,特别是语文教师,如果没有一点自己的认定,你最终会被整得没有个性没有特色没有亮点,你只有分数,在你被盖棺论定的时候,你的悼辞上只会写某年某月某日,考试平均分多少多少;某年某月某日,考试名次多少。你将没有故事,你将没有没有让你的学生为之沉吟的记忆,你不是以一个立体人留存于你的学生的心中,你说这样的人生是不是挺没意思呢?

语文老师要始终坚守的是“学识、人格、激情、幽默、口才”,不管管理者对你评价如何,不管分数的结果如果,你要始终不渝地追求这些东西,这是你身为语文教师的尊严所在。

口才是语文教师的看家本领,绘声绘色地描绘,痛快淋漓地抒情,排山倒海地渲染,点石成金地议论。当简则简,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当繁则繁,渲染泼墨如江水,语不惊人死不休——但这样的口才是存在于积累,特别是国学积累的基础上的啊。你不能够做到腹有诗书,你凭什么口吐莲花呢?

幽默使口才更上层楼,使课堂趣味横生,使干戈化为玉帛,使秋风化为春雨,举重若轻,雍容有度。

激情使心灵变得飞扬,使课堂上每一个听者的内心尽情地燃烧,烧出对文化的痴情,烧出对未来的渴望,烧出人文主义和推陈出新的思想。

人格使是课堂变得神圣,心灵触动心灵,人格塑造人格,语文教师的人格修养是高于备课本的一生的备课内容,不做经师做人师,其目的就在于塑造学生心灵和人格。

学识就是学养和见识。天文、地理、文学、掌故,经纶满腹,说古则如空谷之幽兰,道今则尽显潮流之时尚。一字一词中显学问之功底,一章一句里有思维之缜密。当年闻一多先生讲《楚辞》,每每在课堂上饮酒痛哭,这个饮酒痛哭的表现,就是先生见识的最具特色的表现,虽然不合当今之课堂评价标尺,但那样的情景,永远都是文化人心中的浪漫。我每次给学生《讲我与地坛》,我都是一边讲读一边哭,我哭学生也哭,哭完了课就讲完了,我坚信,这眼泪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是价值千金的。

(二)

回归文本,回归人本,回归学生的心灵,这样的教育才是回家的教育。

回家的教育就是传统精髓和时代精神结合的教育。

回家的教育就是给予学生深厚的文化底蕴,能够怡其情冶其性的教育,就是继承与创新的教育,就是燃起精神之火的教育。

前一阵子,跳楼的事情比较多,九中一个学生从十八楼跳下,实外有个学生在自己生日那天从28楼跳下,甚至我们学校,就是我现在教的那个年级,也有学生从二楼跳下,不过他那个跳楼完全不合附跳楼操作标准,套用一句孔子的话说就是“古之跳楼为己,今之跳楼为人”。也就是说,别人跳楼是交换一种物质存在方式,他跳楼是为了表演给别人看。(可细说事件原委……)

关于九中跳楼这件事,有个九中的学生写过一篇文章,我曾就这篇文章作过评价,当时网上传得比较广,这篇文章给我的印象比较深。文章里有这样一段话:“在这个无限提速的时代,我们模糊了信念,淡化了坚守,混淆了道义,扭曲了是非,让毫无意义的数字飙升成越发清新与标准化的感情色彩……这是怎样的一幅悲壮画面!我们唯一化了价值唯一化了成就唯一化了偶像,我们向前向前向前,可是哪里是前呢?你清楚终点吗?你明白方向吗?你得到了什么?我们冲过了孝悌的古典,那本是民族之骄,我们跃过了仁爱的教化,那本是社会之基,我们跳过社交跳过自由跳过朴实理想纯真爱情,可是,我们得到了什么?”

当时有朋友总结这样的教育就是缺少灵魂的教育,我觉得他总结得非常好。我们的学生身上所暴露的自私、冷漠、意志薄弱等问题,是家庭教育之过,是社会之过,也是学校教育之过。我们把孩子的成长数字化,把教育冷漠化,让生活单一化,背弃人文,让一些急功近利的没有文化的人治校,缺少仁爱,缺少交流,缺少沟通,缺少感受丰富多彩生活的机会,这些是让孩子们感受不到生的乐趣,进而放弃生存的主要原因。

经常有家长跟我抱怨,孩子太累了,平时作业多得不得了,周末还要去上艺术课、文化课。我说学校不也可以学习文化,学会做人的品格吗?家长说,学校没有文化,学校不教孩子学习做人,学楼只有分数,甚至拿分数来把学生编座位,分三六九等。这话真是冤死人了。但这话难道不让我们当教师的汗颜吗?我们的语文教育搞了几十年,我们给家长给社会造成的就是这么个印象。其实学校追求分数并没有错,错在我们在追求分数的过程中怎么做,如果我们以分数为终极目标,眼里只有分数,把鲜活的生命数字化,用分数来决定我们对待学生的态度和教学方式,那我们的教育肯定会变得没有灵魂。如果我们视分数为学生成长的一个评价尺度,在追求分数的过程中多一些人文的追求,表现一些人文的精神,我们就不至于陷入现实的诸多尴尬。

优秀的经典是人品和文品的统一,那些名篇、名句都是人生哲理、中华魂魄的再现。诵读经典是直抵心灵的阅读。因此,在青少年心性还比较纯净的时候,深入开展古诗文诵读,让古圣先贤成为他们人生中的最佳楷模,将民族的传统美德和圣贤立身行事的明训深植于心,以雕琢其心灵,陶冶其性情,培养其个性,开阔其心胸,端正其品行,健全其人格,高尚其情操,这就实现了语文教育的文道统一,对社会上存在的很多青少年问题,更是一种春风化雨般的解决之道。

苏霍姆林斯基认为,一个人如果从童年时期就受到美的教育,特别是读过一些好书,如果他善于感受赞赏一切美好的事物,那么很难想象他会变成一个冷酷无情、卑鄙庸俗之徒。

经典诗文是祖先遗留下的艺术明珠,是滋养国人心灵的最甜美的甘露: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的民族气节,陆游“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爱国豪情,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胸怀,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华美辞章……在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的心中回响。诵“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崖疆。潴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我们听到了对锦绣河山与中华灿烂文化的礼赞;诵“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我们听到了对淡泊名利之高尚情操的咏叹;诵“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我们听到了深沉激越的报国之情……诵读千古传诵的美妙诗文,品味感情的荡气回肠,感受气魄的豪情万丈,体验中华民族的伟大,赞叹中华文化的辉煌,真是诵在其中,乐在其中,美在其中。

这样的诵读能培养人的悟性。

这样的诵读能增强人的记忆。

这样的诵读能教会人在继承中创新。

陈子昂登临幽州台,面对荒凉和现实的种种无奈,面对超现实的向往和对现实的执着这一矛盾,想起了《楚辞.远游》“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 往者来弗及兮,来者吾不闻”。一番感慨太息之后,脱口吟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叫推陈出新。

同样是言愁,有言其愁之深如“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的。有言愁之重如“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的。有言愁之状如“无边丝雨细如愁”的。有言愁的体积之大如“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那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同样是面对一轮明月,张若虚描摹的是一幅融人生哲理和生活情趣于一体的苍凉画卷;苏轼寄托的却是“但人愿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热望;而王昌龄却将月亮与国家的命运结合起来,痛惜“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种充满个性的诗歌创作,以唯陈言之务去的求新精神为特征,恰恰是当前社会对学生素质要求的重要内容。

“新国学大语文读写教学”模式是人文精神的回归,孔子说,“诗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小之事父,大之事君”。只要我们放弃动辄分析的习惯做法,只要我们语文教师不再热衷于讲解,而是充满真诚的,充满激情地和学生一起去诵读,一起去进入经典诗文给我们提供的种种美好的境界,我们就会变得很国学,我们就会变得很文化,我们就会做到文道统一,就可以实现成就人生的教育。

(三)

语文的核心能力就是语感。在阅读时,语感体现为对词句含义的体悟和文章内容把握的能力;写作时,语感体现为用恰当的词句表达恰当的思想的能力。这些能力不是靠训练,而是靠涵养,不是靠做题,而是靠诵读和讨论来实现的。

新课标把新的语文教学说成是师生共同面对人类文化,共同面对教育成败的平等交往。这个说法和《论语·学而》第一章的思想实质是一致的。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论语·学而第一》)

有朋友从远方来干啥?来交流,交流学问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在交流中如果别人不了解你,你却不生气,这样的人才称得上是君子……只要翻开《论语》一书,你首先看到的就是这一章。孔子的后学把它放在开篇第一的位置不是偶然的,以学为乐,学中求乐,乐于求学;不仅要学,还要在交往中学,在交往中快乐地获取知识,在交往和求知中别人不了解你的思想,不了解你的所求,你不怨天尤人,而是抱着“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的态度,多沟通,多表达,这样就能达到做人做学问的最高境界。

那么孔子教学生哪些东西呢,大家一定会说是“礼、乐、射、御、书、术”。我觉得那不是最好的理解。《论语·述而第七》说:“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孔子从四个方面教导学生:典籍文献,道德实践,办事忠诚,诚实守信。

在孔子所施行的教学内容与要求来看,不仅要教给人深厚广博的知识,更要在入世方面加强自己的德行修为,养成对待一切事,一切人的诚信品质。“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遗憾的是我们现在不是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而是只学文,其实也不是只学文,而是只通过学文来获得一个分数,获得一个评级。

在孔子看来,学习的过程就是积累、实践、交流的过程。而这实践交流是以道德培养和人格形成为核心的。孔子的孙子孔伋(子思)的学生孟子有一段话说得更为深刻:

 “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鸡犬放,则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孟子·告子上》)

孔子认为我们学习的过程是充实和塑造内心的过程,孟子则认为我们学习的过程是找回自己失去的良知的过程。这两种说法各有侧重,但其目的都是直指一个善字。中国传统的学习目标往往简单地表述为“学为好人”,这个好人,应当是具有“仁义礼智信”之心的人,应当是有益于社会的人。

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

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乃是我们立身处世的开端,但这四心从哪里来?从家庭的熏陶中来,从社会的榜样中来,从朗朗的书声中来。而不是从苦口婆心的说教中来,不是从那些个投机取巧的选择判断题中来。

孔子又告诉我们说,人的成长“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其意思就是,人的成长从读诗开始,用礼来树立,用音乐来美化和完善。

我常常在经典的诵读中怀念那远逝的美景——

在古希腊,有个哲学家叫苏格拉底,他成天站在大街上,追着问过往行人的问题,以此唤醒人们的自我反思,自我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进而引导人们从核心理性思维出发,去求得对普遍概念的认识,因此而开思维哲学之先河。

在中国,有一个叫孔丘的哲学家,与一群恭谨的学生席地而坐,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他引导学生从人的“群体意识”出发,审视人的外在行为,呼唤人们之间的“仁爱”,因此而开伦理哲学之先河。

一个追求内在心灵的真善美。

一个追求外在行为的尽善尽美。

语言是思想的外化,文章是思想的表达,如果我们过多地去关注外在的语修逻文和字词句的分析,把思想的陶冶和提升放在一边,其结果自然是让学生离我们越来越远。

重分析,重拆解的语文教学,其结果就是让学生只关注结论,关注中心思想段落大意,而漠视从感情上从思想上与文体的交流。

举个例子:

杜牧《山行》诗:

远上寒山石尽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来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我问过不知多少学生,那个“坐爱”的“坐”是什么意思,很少有学生回答得出来,大多也是茫然。

我曾把小学的八十首古典诗词拿出来让高三的学生做鉴赏,没有几个同学能够顺利地把这些浅白的古诗词串讲得出来。

比如:

《天净沙 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如果你让学生鉴赏这首诗独特的美,我们会有绝大多数学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如果我们在诵读过程中,让学生对其进行深入的体悟,我们会发现,这首诗之独到的美,就在于其情景交融:

藤是枯藤,树是老树,鸦是黄昏时候纷纷归巢的鸦。

道是古道,风是凄凉的西风,马是长途跋涉的瘦弱的马。

夕阳渐渐西沉了,

有一个思乡的人,仕途不得志的人,仍然在远离家乡的天涯。

如果我们照这样的思路让学生去诵读诗词,去品去悟,他们会获得很多语言表达和思想情感的体悟,“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揭示的就是于积累、涵咏、感悟、深思中获得思想能力、表达能力的超越。

比如《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没有什么华丽的文采,但这首诗却魅力无穷。

为什么?

因为它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空白。这种空白是需要想象和体悟去填补的,而这想象和填补的过程,也就是美感体验的过程。

如果我们把它做如是处理,那又会如何呢?

我在松树下问童子:“你的师傅呢?”

童子回答说:“采药去了。”

“到哪儿采药去了?”

“就在这山里。”

“山里哪个地方?”

“深山到处都是白云,我也不知道他在哪个地方。”

这还是诗吗?但我们给孩子们教诗,就是怕孩子们读不懂,总是要急功近利地要把它翻译明白,讲明白。这不仅没有激起孩子们对诗文的兴趣,反而严重破坏了学生们对诗文的兴趣。但我们许多老师给孩子们教诗,就是怕孩子们读不懂,总是要急功近利地要把它翻译明白,讲明白。我们的老师给学生讲古文,就是生怕学生读不懂,而偏要按部就班地一个字一句话地串讲。

  (四)我对经典诵读的理解

1、为什么要诵读?

关于诵读能够提高人的记忆力之类的说法,这里没能必要谈,因为老师们都是专家,对这个问题都是不言而喻的。我这里只想表达一点,好的诗文,经典的诗文,它是有生命的,杜牧认为好文章是“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采章句为兵卫”的。任何一篇好文章绝不是字词句段的拼盘,它是“意”、“气”相连,我们说读书可以养气,其实就是把文章的意气吸纳到我们的心田。而那种以分析讲解为主的语文教学,以做练习题为乐事的语文教学,是很难养成一个人的文气的。旧时只要有机会进私塾的童子,两三年功夫,就可吟诗作对,出口成章,挥毫成文,而现在的一个大学本科生连写一首打油诗都很困难。清人张潮说:“藏书不难,能看为难;看书不难,能读为难;读书不难,能用为难;用书不难,能记为难。”好的诗文,灵巧的词采、晓畅的章句、铿锵的声律、精密的谋篇,口诵心惟,日长月久,习惯成自然,不就是熟读精思子自知,不就是不会吟诗也会作了吗?

一个真正的教师,应当是一个能够不断地激发学生诵读激情,能够让教室书声朗朗的教师。我们来算一笔帐:一个学生如果能够做到两天背一首诗,一年下来至少可以背120首,从小学到初中结束,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竟然可以一千多首诗,这里还不包括高中三年。

2、诵读什么?

诵读的内容毫无疑问的是那种文质兼美的典范文献,是有资格深植于我们记忆深处的值得我们一辈子玩味的对我们的人生有着永久启示作用的文献,是权威,是典范,是精神的归依。

我们现在的教材编写是以学生的理解能力为前提的,在小学阶段,我们并没有让学生少背书,但我们让学生们背的那些东西,确实够不上经典,比如我在小学读书的时候,老师第一篇要我们读的文章,就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像这样的文字,在现在的教材里还不少,这样的东西背得再多,对于孩子的悟性、理解力、语言和文化的积累真的没有什么帮助。而一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却具有着不尽的表现力和生命力。我们每次读到这句话,就会想到一个饱经颠沛流离和失败之苦的人,在回看自己的人生过往的时候,发出了如此感慨:只有经过了岁月的寒冷,才会知道松柏是最后凋谢的。进而想起“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训诫,想起于谦的《石灰吟》,想起板桥先生的《竹石》。想起“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高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好的经典的东西,在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心情下,感受会是不一样的,这就是经典的魅力。

说到这里,也许老师们已经在心中形成了这样的印象——不就是要读四书五经嘛?那些个东西充满了腐尸味,读它何用?

针对这样的问题和态度,我的回答有两点:

第一,如果你真的有时间有能力读四书五经,我应当恭喜你。

四书五经中的绝大多数内容都是有生命力的,如果我们从人本的角度来审视以《论语》为代表的儒家经典,我们会发现,它们对人的关注是如此的全面深刻,先儒们所留下的睿智的言论,涉及到我们为人、处世、接物的方方面面,就像一个温柔敦厚的长者,对我们谆谆教诲、耳提面命。儒家追求幸福人生的核心是仁,路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策略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即使在“先忧后乐”的煎熬中,他们也能够充分地感受到自我价值的实现。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论语·雍也第六》)

孔子这话的精义在诸葛亮的《诫子书》中体现得更加深刻。以淡泊宁静,乐观执着的态度去面对自己的人生,对于身处这个浮躁时代的学生和老师来说,都是非常值得提倡的。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论语·雍也第六》)

什么样的人才叫好学?不“不迁怒,不贰过”才叫好学。所谓不迁怒,就是不把责任转嫁到别人头上,要勇于承担,要勇于自省。所谓不二过,就是不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孔子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人,颜回居第一。就是因为他勇于承担,善于自省,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超越自我。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论语·为政第二》)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但颜回的表现更让人钦佩的地方在于,他不跟老师抬杠,也不在老师面前标榜自己的正确,而是静静地听取,认真地体会,自主地发现,尽情地发挥。

在成都外国语学校这个地方,我的班主任工作干得不算好,但一定是做得最轻松的,为什么?因为我学会了调动学生的内趋力,学会了教育学生反省自我。我正在教的是一个普通班,这个班的学生学习不好,但他们在纪律上,在如何与他人相处上,表现还挺不错。我这个班主任当得确实比较自在,我觉得,这完全得益于和学生以文化的方式,特别是传统文化的方式交流。之所以做这样的尝试,是希望让我们讲的道理多一些厚重感,让我们追求的品格多一些神圣感,让我们所相信的东西多权威感。我们的传统文化,特别是四书五经,确实能够给我们这种美感。

第二,为什么一提到诵读经典就一定是与我们的考试与我们的学校教育唱对台戏呢?

我们的教材里也有大量的经典诗文存在。小学古诗词八十首加上初中高中的古诗词,总量不会少于两百首,另外还有数十篇经典的古文和现代文,如果我们能够有序地有计划地每天诵读这些内容,则不仅可以让学生获得文学文化和精神的精进,还从另一个层面去保证了学生在语文学习方面的优势。

实际上,我们的教材所选录的经典诗文,已经完完整整地体现了儒家里想里的仁义礼智信。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韦应物这首《滁州西涧》所讲的就是一种智。智者,是非之心。诗人在这里所表达的是一种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思想,这是儒家思想的重要内容。

也就是说,如果能够在我们的语文教学中注入一些国学教育方面的策略,那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对于我们的考试来说,都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说实在的,我也曾很虔诚地把那些设计精致的课例搬到自己的课堂上去讲,但讲来讲去都是鹦鹉学舌,学生听得无味,自己讲得有不好意思。我对探究这个东西实在越来越迷惑——

举个例子:面对被一段文字感动得热泪盈眶的学生,咱们不失时机地抛出探究的问题——

别光急着哭呀——快想想这段文字为什么把你整哭了?快讨论讨论,探究探究其中的奥妙。不会?好,过来跟你说说:其一、因为作者写得真实,善于观察,你看他把细节描写得那么生动;其二、作者的语言那么有灵性,还用了比喻。你找找看?哪一句话是比喻?把什么比作了什么?其三、作者善于用心感受,这本来是一件极其寻常的事,可作者却能出乎意料地提出许多不同的看法……这样一来,刚才还令人柔软的文字立刻就变得僵硬了,日复一日,语文变得面目可憎。

我想说的是,语文的解剖刀,就是这样一点点切碎了我们爱语文的心的。

这好比一个孩子在欣赏日出,他赞叹:壮哉,这东升的旭日!你此时跟他说:“你真聪明,竟然会用倒装句了!知道什么是倒装句吗?来,我给你讲讲。”等你把倒装句讲清楚后,保管从此这孩子再也不敢赞叹旭日东升的胜景了。

纪伯伦说:“我们已经走得太远,忘记了当初出发的目的。”

我们的母语教学的目的是什么?无外乎两个:一是输入,二是输出。解决了我这两个问题,就是最好的语文教学模式。输入就是积累,是厚厚实实的积累,输出就是让学生喜欢用文字表达。而这两者都必须靠学生自己来完成。

3、怎样诵读?

1)总的原则:口诵心惟。

【意思:以思带读,以读促思,边思边读,熟读成诵,志在了悟,重在落实。】

2)方法一:标点

有一次会上,郭沫若拿出一张字条,上有一段古文,请在座的朋友标点。这段文字很简单:“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在座的朋友提供了四种答案:

(一)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二)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三)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四)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这话出自《孟子?滕文公上》,作者给出的参考答案是第四种。意思是:“舜是什么?是人;我是什么?是人。有作为者也应该像他们那样。”

3)方法二:填补

所谓填补,就是把一些省略的成份补充出来。

例如: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复一篑,进,吾往也!”(《论语·子罕第九》)

这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这个成语的来历。人生的成功与失败,往往就那最后一步。所以熟语中有“百里半九十”的说法。这一章要读懂很不容易,必须读思结合,把里边缺少的成分补充出来【直接讲补充与翻译了。】

3)方法三:调序

 [中吕]山坡羊·潼关怀古(张养浩)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蹰。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潼关路山河表里,峰峦如聚,波涛如怒。望西都,意踌躇,经行处秦汉伤心,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也苦!亡,百姓也苦!

张养浩晚年在陕西赈济饥民时,写了九首怀古曲。这是最有名的一首。山河表里潼关路,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壮美而沉郁,如闷雷滚滚,令人心颤。在这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望西都”自然是“意踌蹰”。这秦代汉代乃至历代人曾经走过的土地,让诗人感到历史在他面前一页页地翻过,无情地宣示王朝更替不可避免的事实。此曲迥异于其他诗作处,在于它不只是一般地抒发兴亡之感,而是一针见血地揭示出兴亡后面的历史真实:兴亡百姓都苦!

这里稍作说明:古诗词的语序是遵循的音韵和格律,而散文的语序是遵循的事理逻辑,我们在诵读古诗词和古文的时候,一定要经过一些必要的语序的调整,将其变成事理语序,这样才能够顺利地理解。

4咬文嚼字

比如《论语》“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一章。

对于这个“后”字,学生难以理解,作为教师,你当然可以说,这里的“松柏后凋”就是一个主谓短语,“之”用在主谓之间取消其独立性做“知”的宾语。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样讲有大多数学生会听不懂。但如果你给他朗读,给他清清楚楚地示范,然后再和他一起诵读陈毅根据这句话而写出的那首著名的诗: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诵读完成了,这些东西他们也能够背了的时候,学生们就会清楚地懂得这句朴实之语后面深刻的道理了。

5)方法三:知人论世

如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初读,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印象:在人迹罕至,飞鸟绝迹的群山之中有一条江,江上有一个老人,正在那里独自垂钓。

但如果多从那画面,那诵读出的凄凉意境,特别是从诗人的人生经历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发现,天地一色,苍茫空寂,一叶扁舟,一席蓑衣、一根钓竿,人景俱奇的画面中,有深意存焉。诗人曾参与过政治革新,失败后倍受排挤和打压,内心的孤独,政治上的失意,并没有把充满理想主义的诗人压倒,他依然故我,坚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和人生理想。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苍凉天地间从容垂钓,这个形象正是诗人傲然独立,清峻高洁的人格写照。这首诗给我们的启发是:如果我们的心是热的,就可以独钓寒江。

初读读出的是画面,再读读出的是情景,深入地读,读出的是境界。而这境界,必须从知人论世、涵咏深思中得来。

6)方法四:三看三抓三品

三看:看作者,看标题,看注释。

三抓:抓诗眼,抓意象,抓关键词句。

三品:品语言,品艺术手法,品思想情感。

咱们以一首简单的《凉州词》(王之涣)为例: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标题凉州词;作者王之涣;注释无;诗眼怨;意象孤城及折杨柳曲;关键词句末两句;语言朴实清新;艺术手法借景抒情、用典;思想情感抒发了边关将士的孤独和幽怨。

针对这些问题,或者自问自答,或者相互问答,或者老师问学生齐答。无论用什么形式,都得逼着他们,从这个规范的角度去读,让“三看三抓三品”的诵读法形成习惯。只要老师们想想历年来的高考鉴赏诗词题的那些个设问,这样的读法和习惯将会为考试带来怎么样的结果,那是不言自明的!

 

尊敬的老师们,感谢大家耐着性子听完了我这个汇报。

其实教学也好,学习也罢,永远都是个性化的,我这里所讲的一切,说破了大天,也都是一孔之见,是我对国学、对语文教学的理解,这种理解是真诚的,但不一定是正确的,更不一定有适用价值。讲到这里,我对你们的宽容和接纳充满了感谢之情,下面,我提议,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祝贺这一场折磨终于结束。祝大家假期快乐。谢谢。

 

后记:

教育是一个无底洞,需要不断地学习,我也是初学者中的一个。

能够把自己的学习心得拿出来与同仁和朋友们分享,是我的快乐,也是我的荣幸。

希望这个东西对您有所帮助。

希望您能够了解,真正的语文教学不是你想象中的几个分数,也不是你相信中的那种上课或补课模式,希望你能够明白,语文学习的核心思想是养成。

  评论这张
 
阅读(289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