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邱泓又:高山流水的情韵  

2011-03-04 00:21:07|  分类: 03、问学中华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山流水的情韵

写在前面的话:

弘二先生把自己古诗词学习过程中所写的心得放在博客上,请同学们读一读。

之所以这样做,是想用自己的行动向同学们声明一种观点:国学这个东西,最不应该的就是死记硬背。说什么“学国学好比存钱,记在心里了,早晚有一天是会产生作用的”这样的说法,是逃避思考与创新。我在国学的学习过程中,习惯于一边理解,一边把它变成自己的体系,尽力地从这些文化经典中去汲取精神滋养,于是就形成了这一系列的文章。我将陆续整理发表于博客之中。

希望同学们在读了之后,也能够拿起笔,写点自己学习国学,学习文学中华的体会,让创造成为我们学习国学的主旋律。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是在玷污我们祖先给我们遗留下来的文化了。

这是第三篇——

 

伯牙善于弹琴,钟子期善于欣赏。这不同的特长和精神需求,便给友谊确定了最为原始的意义。伯牙弹琴时心里想着高山,钟子期便在音乐中描述那高山的巍峨和壮美。伯牙弹琴时心里想着流水,钟子期便在琴声悠扬中描述出那滚滚的波涛,那阔大的江天。这便是典故“高山流水”的来历了。高山流水,一个不断重弹的老调,一种千年不变的情结。它揭示了友谊的本质在于一个“知”字。王安石坦言,人生之乐在相知。这种美好的“人和”境界,是比天时地利都更有益于我们的事业和身心的。

我们可以放弃财富,可以放弃地位……但不能放弃友谊。据说,亚当(Adam)的孤独曾令上帝垂怜,所以古道热肠的上帝从亚当身上扯下一根肋骨创造了夏娃。但仅有异性带来的爱和婚姻还是没有能彻底解除我们的孤独感,之所以李白邀月共饮,成为千古佳话,就因为他活画出了人在孤独时的情状和梦想挣脱孤独的心声: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件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形影相随,形影想悦,形影相吊;但坚强的灵魂最终还是使他直面孤独,与明月相约相期。这就是《月下独酌》给我的印象。

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摆脱孤独和危机感的历史。

所以《圣经》郑重其事的告诫我们:“象爱你自己一样爱你的邻人。”有位哲人则进一步注解说:他人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如果说,爱情是让我们活下去的主要理由,那么友情则是我们生命之舟的纤绳。以了解、尊重、关怀、责任和支持为构成要素的友情,是人类走向大同的基础情感。做为社会人的我们,必须要具备一些与人相处的原则和方法,其中最需要把握的,也就是如何获得友情。在阅读古典诗词的时候,我常常被诗词中所抒写的深情厚谊所打动,寻着某种思路,我试着对它们作出了一些诠释:

 

(一)人生知己难求,千古知音难觅。

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就表达了对知己故人的渴望和怀想,在那露珠滴落都能听见的寂静的地方,诗人听出了自己灵魂中对友谊的呼唤:“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读着这首诗,我再次想起高山流水的故事。据说伯牙惊闻钟子期的死讯,来到钟子期的坟前,流着泪弹了一曲高山流水,然后将那古琴砸得粉碎,从此不再问津琴事,那种知音相惜的情怀真的令人感动。如果说《夏日怀辛大》还属于对友情的呼唤的话,《过故人庄》则是孟浩然如何对待友情和友谊的指南。走进那绿树葱茏、丰收在望的田园,走进朋友恬静闲适的生活,诗人以欣喜之情欣赏朋友宁静美好的家园,用心去感受朋友在这美好而丰足的生活中的幸福,于是,一声堪称绝唱的祝福脱口而出: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二)了解和关注的关键在于距离。

只有站在一定距离之外的关注,才叫友谊的关怀。距离产生美,距离是友情得以永葆的温床,王维在面对友人的人生抉择的时候,以沉静而优美的笔触,描绘出了一幅淡远的《送别》图: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中国历朝历代,对隐士都是很善待的,唐朝科举中还有隐逸科。如果不幸名落孙山,到京城附近的终南山隐居,终南捷径也不失为一种进仕之路。但它终归不如一举成名来得痛快。朋友科场失意,到终南山隐居也是无奈的抉择,一切的关心和嘱咐都是多余的,所有的担心和祝福都深埋心底,这种深情的关注,非性情中人,无法理解,这是诗人在守望一种叫做“距离”的东西。

于是又想起了李白。一个人再浪漫主义,再落脱不羁,也得找一个放置心灵的地方,心灵也得有所寄托。支撑李白人生的三大支柱,一曰功名,二曰山水,三曰友情。身为儒流中人的李白,齐家治国平天下当然也是他最高的理想,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的纯洁心灵,和不拘小节的处事态度,使他的功名之想变成了难行的蜀道,于是只好纵情山水,歌唱友谊了。所以李白的诗中,直接歌唱友谊的诗很多,而大多已经成为经典之作,其原因就是他理解了友谊的美在于距离。无论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赠汪伦》)的豪放深情,还是“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的缠绵悠远;以及“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峨眉山月歌》)的如歌如诉,都让人从中看到因为距离而带来的美感。

(三)友情就意味着关爱、牵挂和牺牲

    人是要表达观点的动物,如果在与朋友的交往上只是停留在了解和关注这个层面,那仅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境界。对于朋友,你还负有一份责任,还应当贡献你的帮助和支持。也只有这样,我们的人生之路才有可能变得轻松。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谈到王勃,那个在腾王阁上吟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少年天才,听到自己的好友杜少府被贬四川,虽也感到愤懑和无奈,但一想到朋友的将来,也只得收起自己的悲哀,告诉朋友,当我们不能改变命运的时候,我们就应当勇敢地去适应,这是一种关爱——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而著名山水诗人王维在《渭城曲》和《送崔九》这两首送别诗中,则是以一种更加从容的心态,表达对朋友人生遭遇的关心和劝勉:对于仍执着于功名,即将出使安西(今新疆)的元二,他以“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渭城曲》)表达自己的关注和思念。而对于已经厌倦仕途,决心归隐的崔九,诗人则含蓄地嘱咐说:“归山深浅去,须尽丘壑美。莫学武陵人,暂游桃源里。”

王维很清楚,友谊是一种非常脆弱的情感,需要精心的呵护,更需要对友谊的支持。饱经磨难,劫后余生的杜甫,与同样是劫后余生的故人卫八意外地相逢了。那种惊喜和庆幸,其实不是语言所能尽述的,所以诗人干脆以一种朴实而近乎古拙的语言写道: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与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当他见到昔日一无所有的朋友,而今已儿女成行;昔日朝不保夕的生活,而今还算安宁。诗人感到由衷的欣慰。青春已经成为过往,昔日之别有今日之会,今日之别何年才能相见呢?唯一的结果就是“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内心蕴积的牵挂之情真是感人肺腑。

在唐宋诗词中,直接写友情的诗词不多见,而写离情别绪的诗却俯拾即是。是不是因为人的孤独感最易被分别的点滴细节所打动呢?而在写别情的古诗词中,我最看重的是柳永的《雨霖铃》,骤雨初歇,暮霭沉沉的楚江边,一对情深义重的有情人执手相别: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被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真是“离情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一般的诗论者都识此是一首爱情诗,理由是因为词作者长期混迹于烟花场所,词所写的也是风情,那当然不失为一种理解,或者说就是专家所谓的正解吧。但为何仅仅把“风情”理解为“男女情怀”呢?“风情”一词的含义就是“情怀”。从这个意义上理解这首慢词,你将获得几分令人称快的理解,而且更深切地感受到,那种对真情挚爱的执着和信念,那种殷殷的牵挂之情,是多么令人感动!

顺便感叹几句,我们阅读古典诗词,最忌人云亦云的鹦鹉学舌。诵读的过种,应当是一种再创造的过程。每一个“我”都是一个凝聚点,在读书的时候,最忌的是把自我遗忘在大师们或者专家们的文字之中,要永远葆有一份自我,要随时随地把他人的东西纳入自我的体系中来。我们要学蜜蜂,采百花成蜜;不要学蝴蝶,只是让自己在花丛中迷失。

(四)友情就意味着心心相映

说到友谊,我觉得最不能漠视的是白居易。那首《赋得古原草送别》所抒发的对于朋友的深情和对友爱的执着,常常令我热泪盈眶。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而白居易和元稹以真情挚爱演绎至死不渝的友爱,更是令人泣下。

心心相映是友情的至高境界,从高山流水的古韵,到马克思、恩格斯战友般的情谊,都在向我们证明着这一点。

唐元和十年,元稹在其被贬的通州(今四川达县)任上已经五年了,时时牵挂着自己的好友白居易,而白居易也因得罪权贵被贬江州司马,同是天涯沦落人,两颗心也就结合得更紧了,病居通州的元稹,听说白居易也遭到自己一样的厄运,五内俱焚,他强撑着重病的身子,含泪写下《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那长久的担心终于成为不幸的事实,震惊、怨恨而又无可奈何,为什么好人的命运总是如此的坎坷和不幸呢?残灯无焰,暗风吹雨,一切的景语,都成为诗人内心怨悱和对朋友命运担忧的情语,读来令人齿冷。而此时身居江州的白居易,也没有停止对朋友的牵挂:

晨起临风一惆怅,通州溢水断相闻。

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更梦见君。

    元稹接到白居易这封信,惊喜愧疚之情一起涌来,又禁不住老泪纵横。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

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哭过之后,心情得以平静下来,再细读白居易的来信,感受到白居易对自己的深情厚谊扑面而来,感激、自责、欣慰,不一而足,于是再一次拿起诗笔,深情地写下《酬乐天频梦微之》:

山水万重书不断,念君怜我梦相同。

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

一个因思念而梦见友人,一个因思念而“惟梦闲人不梦君”。梦是一往情深时达到的一种精神境界,是希望与绝望之间的心灵徘徊,梦里相逢皆因爱,梦也无缘实为苦。

元稹和白居易,两颗伟大而纯洁的心灵,在坎坷的人生中相互关注,相互支持,相互勉励,为我们演绎了一曲永恒的友情的颂歌。

 

所有这些,便是我所理解的友情了。他人就是你的一面镜子。人生中的一切,其实全缘于我们的思想。为进一步表明我的这些理念,我与您一同来欣赏龚自珍的《己亥杂诗之五》,此诗看似与友情无关,但它揭示了一切情和爱的真谛。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如果你是红花,也应当希望你的朋友也是红花;如果你因春老而飘零,那你就化作春泥,更护朋友作为花的灿烂。这就是永葆友谊的真谛。

钱钟书先生对友情曾有这样一段思考,他认为,没有哪种语言比汉语的“素交”一词更能体现友谊的骨髓。一个“素”字把纯洁真朴的交情本体,形容尽致。素是一切颜色的基础,同时也是一切颜色的调和,像白日包含着七色。真正的交情看来素淡,自有超越生死的厚谊。于是想起管仲,这位在春秋时期曾叱咤风云、辅助齐桓公第春秋霸主的一代英雄,如果不是因为交了一个好朋友鲍叔牙,他早已成为桓公刀下的鬼。当年管仲为辅助齐桓公的兄弟公子纠争夺王位,曾带人截杀过齐桓公,所以公子小白即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治管仲的罪,但这时鲍叔牙却为管仲据理力争,声言管仲追杀他是各为其主,是应当张扬的忠诚;声言管仲的本领,远远在自己之上,齐桓公被鲍叔牙的诚意打动了,齐桓公不仅不治管仲的罪,还立即任命管仲为相,管理国政。

所以,人们常说,人生得一知己足也。

每个人的一生中,如果能有如鲍叔牙这样的朋友,那他的人生,真的是有福了。但鲍叔牙给我们的启示,难道仅仅是这些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3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