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邱泓又:爱情是一次温柔的绑架  

2011-12-22 22:09:12|  分类: 03、问学中华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是一次温柔的绑架

作者:邱泓又

在一个深秋的傍晚,我经过长途跋涉,穿过喧嚣的都市,来到陶然亭。陶然亭地名依旧,但景物已经全非。我试图找到那座古刹,那片荒草以及荒草掩映下的坟茔。二十年前,广播里有个气音很重的播音员曾憋着嗓子描述过这里曾发生的一段爱情,也许是由于那气音的作祟,故事不眠不休地骗取我的眼泪,甚至后来选择丈夫时,也比照着高君宇的形象,一次次地选择,一次次的失败。那个叫高君宇的,是北大才子,有才华的人往往不安心课堂,正如时下有才华的学生专在课堂上写清算自己所受教育的文章或者逃课一样。不同的是高君宇选择了革命,拯救生民;时髦学子选择了网络,潇洒自己。高君宇是在邂逅誉满京华、风流绝代的石评梅之后,才起了“贼心”的。不过这时的石评梅已经结束了一次温柔的绑架,内心充满了高度的革命警惕,任凭君宇一次次的语言进攻,都受宠不惊王顾左右而言他。既经沧海的石评梅高扬独身主义旗帜,她甚至要把自己的这一主张对君宇进行全面“覆盖”,在这样的情况下,君宇只得作出策略性的让步,他总是别有用心地把石评梅带到这无人问津的累累荒冢,因为这些地方最容易产生孤独感,当年亚当犯原则性错误绝不是因为他和夏娃喻吃了知善恶树上的果子,而是因为孤独的诱惑。1925年元月5日,石评梅挽着高君宇再次来到这里,君宇大病初愈,望着萧索的临湖秋草,款款吟出“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慧星之迅忽”,之后,举起手杖指着葛母墓旁一片临湖的空地说:“若我有一天死去,请把我葬在那里吧……”一曲孤独者(英雄往往是孤独者)的呐喊,加上一番生离死别的嘱托,然后就是随之而来的突然死亡,终于敲开了石评梅尘封多年的心,君宇梦寐以求的绑架,竟然在其生命陨灭之后!石评梅也发现自己已经放不下君宇了,她在君宇的遗体前哭得死去活来,一遍遍地呼号:“君宇君宇,为何你那时候柔情似水,我却心硬如铁……”

被绑架的评梅不再对绑架有任何异议,她要求组织把君宇安葬在他生前指定的陶然亭畔。从此,石评梅常到这里流连,面对永远沉睡的君宇哭诉自己的所爱:

“这时候,君宇君宇,你听谁在哭你?/这时候,凄凄惨惨,你听谁在哭你?/君宇,今夜你一定要入梦来啊,一定来啊……”

“君宇,我无力挽住你迅如慧星之生死,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的坟头上,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

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三年的哭诉,话语堆成了山,泪流成了河。仍然是协和医院,仍然是凌晨两点,石评梅终于蜡尽成灰,油尽灯枯。“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并葬荒丘。”在天未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爱情真的是一次处心积虑的温柔的绑架,它首先对你来一次洗脑,然后在你脑子里装上可与你的爱情程序兼容的源程序。随着生命的成熟,他利用各种机会让你产生青春的惶惑,你不得不重复一个陈旧而幼稚的问题:我为什么要爱?“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所描述的是少女没来由的心跳,这种困扰就好象心里充斥了许多东西,想把它释放出来,但又不知如何释放。眼见时光如水东流,自己却一事无成,那种内心的燥动和无奈,能够生出感伤,也能生出诗。然后有一个声音非常武断非常哲学地告诉你:青春就是爱情的全部理由!于是你就相信了,所谓衷情或者怀春,是少年的权力。就连庸常如我辈之人,也是喜欢被人牵挂的,如果不能被牵挂,我们宁可遭到怀恨,也不愿被人遗忘。当你满怀希望地走到一个你朝思暮想的人面前,人家一点表情都没有地把你上下打量一番,然后告诉你说“我不认识你”时,那种悲哀的体验将会是怎样的呢?所以林黛玉有“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顾影自怜;现代人则直截了当地呐喊“等你爱我”。

绑架的第二步,就是对你进行语言的侵略,试图以一种别居一格的语言,进入你的CPU,让你的矜持、拒绝、戒备全都见了鬼去,他首先从阿Q的失败中吸取教训,阿Q当年眼见得吴妈要给自己纳鞋,就高兴得忘了自己是啥东西,竟猴急猴急地说出“我要跟你睡觉”的妄语,这妄语激起了吴妈的革命警惕和作为女性的羞涩,哭闹着对阿Q一阵追打,把一颗播种在两个平凡人心中的不平凡的爱情种子扼杀在摇篮,不,应该是萌芽状态。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尚语言艺术的民族,那种直奔主题,毫无遮拦的表白,往往是以失败告终。所以,含蓄、顾左右而言它、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所谓表白,才是糖衣裹着的炮弹,让追求的对象在云里雾里缴械投降。这种语言的侵略似乎当首推王维的《红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痴情而不失矜持,热烈而不失浪漫,深情款款,含蓄蕴藉。让人在如饮纯醪,如沐甘霖之后,不自觉地撤掉岗哨,甚至干脆敞开心扉。

绑架的第三个步骤,就是画地为牢,这画地为牢的实质上的称呼当是心狱,而构筑这心狱之高墙的原件,当是思念。当你为了世俗的种种不得不离开时,他便喋喋不休地对你细说相思,什么“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什么“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尽可能地把自己说得无奈无助无依无靠,于是你动了恻隐之心,对他报以热烈的响应,那就正中了诉相思者的下怀,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都走不出他的圈套。有人喊“我懂网络我怕谁”,是的,你懂网络,你谁都可以不怕,你秀才不出门,一会忽儿天上一忽儿地下,你一个键可以Email你全部的心曲,让对方去犹豫,去徘徊,去辗转反侧,去死去活来天塌地陷。可人家也可以一个删除,让你一穷二白,或者下线,让你冤无头债无主。当思念总是找不到回报,或许因爱极而生怨,而凄婉地告诉你“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幸好闺中少妇仅把怨气用在叹恨青春的渐逝上,不然这闺中可就不得安宁了。这温柔一刀斩得极具分寸,可谓哀而不怒怨而不伤。面对这种状况,你只有两种选择,一是选择下线,彻底结束这心狱的束缚;一是选择安抚,在安抚策略下也许还能得到些放纵心灵的机会。因而学着情圣李商隐的倾诉方式说:“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共话巴山夜雨时。”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西窗剪烛的承诺更多的是一种憧憬和梦想,能否实现,能否拥有,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知道各自的牵挂和思念,已经构筑起一道很难渝越的心灵高墙。所以,当相会的佳期无望时,他们很诗情画意地把相聚的希望交托给梦境,把满心的关爱托付给明月,虽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也不停止自己的思念;虽一切的思念都无法让所爱的人知道,也要用感天动地的真诚,让明月传达。遗憾的是,用现代人的语言方式概括这种爱情,则只能叫做“爱的徒劳”。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物欲横流的商业文化,已经冲蚀了心中残留的诗意。爱情的本质正在被物化的消费时尚所置换,他们鄙视“亏损”,贪图“赢利”,淘金时代所特有的“算计”之心,使爱情失去了自然的灵性和精神的光泽。君不见,市面上《怎样写情书》《爱情制胜99招》之类大行其道吗?所以面对张九龄《望月怀远》的月亮情结,面对那浪漫的不讲任何回报的真情挚爱,我们是会生出许多惭愧的,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生命中一些本质的东西了。有些东西失去了可以找回,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无法找回。这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在似水的流年之中,青春渐渐离自己远去,重逢的佳期又如梦一般没有着落。此时此刻,真爱之人往往因为深深的关注,结成难解的心结,而陷入深沉的孤独。现代人已经很难理解这种孤独了,因为物质的欲望已经把我们的心灵填塞得过于狭窄,这种狭窄的心灵空间是没有想象力的。爱到真时不轻松,我们已经很难体会晏殊那种孤独落漠的情怀了。

所有的故事都证明着同一个理念,所有的歌吟都吟唱着同样的主题:爱情,是一次温柔的绑架。

如果你果真爱上了某个人,那是因为你接受了他绑架的方式,好象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似地去疼她(他)、怜她、宠她吧。疼她,是因为她因绑你而受苦;怜她,是因为她在绑架的面前变得弱小;宠她,是因为她在与你的绑架与反绑架的战斗中,已经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了你。从这个意义上说,爱情这种温柔的绑架绝不是单方面的,这个原理适用于男女双方。有一哲人说,爱情是兽性和神性的混合,本质上是悲剧的。兽性驱使人寻求肉欲的满足,神性驱使人追求毫无瑕疵的圣洁之美,而爱情则试图把两者在一个具体的异性身上统一起来,这种统一虽然很有可能是一种徒劳,但毕竟值得我们一生尝试。当然,这种尝试在现代文明面前可能有些寻求真理的孤独感。

实施绑架的第四个步骤,是把画地为牢升级为敌我同化,也就是说,在这场温柔的绑架中,没有施动与受动,没有输家与赢家。实施这一步骤的绝妙武器是打出责任这张牌。这种责任的表白或传达,往往能使爱情的另一方产生负债感或者说是负罪感,然后,无条件地与你走得近些再近些。当年杜甫困居长安的时候,打的就是这张王牌:“今夜郛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这诗读得人泪水涟涟,如果你是杜甫的妻子,你不死心踏地才叫怪事儿。

其实,在这场温柔的绑架中,没有绝对的赢家,是因为爱情是一个变数,需要不断地刷新,不断地充实时代的内容。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或圆或缺,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是改变这个变数的绝好机会。王建的《新嫁娘》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细节,说一个刚过门的媳妇,“三日入厨下,洗手做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新媳妇没有被刚刚做成的爱情绑架而颠倒痴狂,她正在把那份情感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对所爱的甚至其周围的人都施予积极的关怀。这种关怀应当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义无反顾,从青丝到白头,漫长岁月中,誓将什么进行到底。爱情本是一条不归的路,如果一爱上某个人,那就意味着你无法逃脱身心的煎熬,情感的折磨;就意味着你将不断地寻找,不断的给予。这些是要凭实力的,生命之中,什么才能够给予我们这样的实力呢?我想应当是阅历、知识和时间吧,这真可谓: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从表面上看,婚姻是对爱情的一种形而上的、本本主义的认可,它试图把这次温柔的绑架固定下来,以一种契约的形式,让爱情的双方都同时意识到,所有的绑架或挣脱绑架的斗争都可以告一段落了。从实质上讲,婚姻应当是对爱情这次温柔的绑架的解救或者说是破坏,因为婚姻的契约一经签定,随之而来的是就烦琐、平庸、不断的简单的重复,这些,都是杀死爱情的致命武器。

我曾长时间地思考,传统的经典爱情中,为什么爱情总难与婚姻重合?晏殊可以说是描写爱情的大家了,但他那些情深意切的爱的歌吟,没有哪一首不是写婚外情的。这令人遗憾,引人思索的规律性现象,足以让我们得出婚姻是对爱情这次绑架的解救的结论。如果有一天,你超越了这一规律,把婚姻变成爱情的建设之路,那命运之神就要站出来说话了,她小指轻轻一点,给你来个斧底抽薪。从贺铸悼亡诗《半死桐》中,可以感受到这种遭遇在他的心灵中造成的伤害。当他习惯了与妻子朝夕相伴的时候,命运却让他们旧栖新垅,阴阳相隔,引得他哭诉“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曾经相濡以沫,抵挡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当雨过天晴,命运之神终于再现曙光的时候,却头白鸳鸯失伴飞,那种孤独和凄凉,好比船失去了帆,鸟儿失去了翅膀,生活失去了主心骨。所以贺铸不由得叩问苍天:“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无论你是绑架者还是被绑架者,我们都是这个社会的人质,我们在选择生活时,生活也在选择我们,最后的结局是,没有多少事情真由我们自己选择。

失去所爱是不幸的,但正是因为这样的失去,才让我们真切的感受到我们已经习惯了那温柔的绑架,当曾经绑架过自己的冤家撒手西去的时候,我们似乎看清了命运对我们的背叛,如果再加上现实的不堪,我们不仅很难放下所爱,而且可能不自觉地陷入一种怨尤,感到自己的心被生离死别后的岁月掏得一穷二白。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那温柔的绑架能把人拖进深深的孤独,然后逼着你受洗,它让你接受这样的爱情理念:爱的真谛是给予,爱的常态是琐细和无奈,爱就是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丝,是平淡中的艰辛,是艰辛中的平淡。接受了这样的理念之后,你将不由自主地去身体之力行之,元稹《遣悲怀》便给我们抒发了这样的情景:一个曾经倍受宠爱,不识人间烟火的相国之女,仅仅因为元稹实施了温柔的绑架,竟然放下大家闺秀的矜持和娇贵,为潦倒的丈夫翻箱倒柜找衣裳,为潦倒的丈夫卖掉金钗去沽酒,为潦倒的丈夫吃糠咽菜也香甜。可如今生活好了,一切不曾兑现的幸福和甜美的承诺都有条件兑现的时候,她却油尽灯枯,撒手西去了。元妻的种种无怨无悔的举动,其实是老谋深算的反绑架之举,这时候,元稹实际上已经被自己的妻子彻底俘虏,因为她死了,也把元稹的心带走了。从元诗“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的琐细的生活细节和细节中的深情中,足可体会到元稹对妻子的挚爱。甚至很多年都无法从那种失妻的悲痛中走出来,他也试图挣脱,试图逃离,为使自己尽快地从昔日的悲哀中走出来,他把妻子的衣服送人了,把过去的佣人遣散了,想以此残酷地抹去和爱妻有关的种种印记,但是心灵的印痕是不能人为地抹煞的: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元稹真的是没救了,他已经无法从妻子精心建造的心狱中逃出,我们除了对他抱以深深的同情之外,别无他法。

是的,爱情是一次温柔的绑架。当婚礼进行曲那飘逸浪漫的音乐响起的时候,新娘往往陶醉在与丈夫互换首饰的幸福之中,他们也许是忘了那些东西的实质了。所谓项链,是美化的枷锁;所谓戒指,是美化的镣铐。更为耸人听闻的是,非洲有些地方的民俗中,丈夫出远门时,还要在妻子的生殖器上加把锁。

是应该清醒的时候了,在信息都上了“高速公路”的今天,如果我们还是在“半夜挑灯把迷猜”的温柔的绑架中乐不思蜀,我们凭什么进入世贸,凭什么称新新人类?所以,还是听我声明,爱情真的是一次温柔的绑架,我们再也不能被那些温柔的假象迷惑了。所谓执手相看泪眼的深情,所谓举头望月的执着,所谓花前月下的羞怯,所谓因爱而生辉的诗情画意。所谓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的誓约,所谓孟姜女万里寻夫泪洒长城的忠贞,所谓王宝钏寒窖中的痴迷,所谓罗密欧与朱丽叶同赴黄泉的专一,等等,等等,全都是她妈的用心良苦,别有用心,巧施陷阱。

我们总是有这样一个毛病,在思想上,我们总是标榜自己如何如何现代;在爱情上,我们却对传统有一种永恒的固守和膜拜。也许,我这番苦口婆心的说辞又要对牛弹琴了,这真是,没治了………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