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洛神赋》解读  

2011-01-01 17:14:33|  分类: 06、我亲爱的玖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洛神赋》解读

成都外国语学校高2012级九班何妙彦

何妙彦原文标题为《洛神》,其正文如下: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写出这一千古佳句的人是一个政治文盲,一个文学天才。这句话不是两人,而是一个人。

谯县人,建安七子之一,字子建。

曹植,那注定是他最痛苦的一天。

在这一天,他听见了甄姬的死讯,拿到了甄姬的遗物。在辗转反侧之中,那爱人的金镂玉枕已经被打湿了一回又一回。爱到深处,他只有空悲伤。渐渐地,他哭得累了,意识的模糊已经不由他不闭上眼睛………

他做了一个绮丽的梦,一段人与神的爱恋却又那样现实。猛然醒来,乃悟佳人已去,挥笔而成千古一赋!

《洛神赋》全赋一千多字,作者以精妙的笔法及丰富的想象,描写出了一位“清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女子在洛川傍翩翩起舞的情景。《洛神赋》原名《感甄赋》,由《感甄赋》而名《洛神赋》,其间又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宫廷恩怨,在这里不予祥述,而洛神乃伏羲小女,在洛川玩耍被淹死而封“洛川之神”,曹植以此典故想象开动,那是一种怎样的想象啊——西施会羞愧,貂蝉会汗颜,昭君会自卑,贵妃会低头,曹植惊天地泣鬼神的文字,无法让人忘记——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这是可以与太阳比美的光艳,文字里有可与荷花相当的纯洁,这是可以与万物较劲的美丽。美,指引到她而存在,而当曹植走近来看,才发现,这不只是气质美女。

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唔得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身材,头发,腰身,颈项,皮肤,发髻,细眉,丹唇,皓齿,明眸,酒窝,气质,情态。哪一个不是上上之选,哪一个有一丝缺陷,哪一个不是明艳有佳!我没有自信,我不敢去描写,我也怕将这美丽描写得不完美。这份美丽,我只有欣赏到,却不能打破。这是身体,而俗话说,人靠衣妆。

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璨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这一身装饰并无特别之处,但却让这个美女的形象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她,拥有世所不容的美,拥有万芳皆黯 的气质,而衣服却更是画龙点睛……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热泪盈眶。我读完之后唯一的感觉便是热泪盈眶,这……这……用仙女有不合适,而那些…….则是写都写不好意思写。原来只是一个静态的图片,现在却活了起来,一个个动作下是怎样空灵的气质?那股活泼,那种乖巧,怎能让人不生爱意?

后面的事,我没法表述,我恨不得全文引用,那一抹悲情,却让我不太忍心。

作者被她的淑美索感动,却又苦于没有媒人,便用脉脉的目光传递心中的爱慕。最终,他们在一起,交换信物,游山玩水,好不快乐!

快乐总会伴有悲伤,悲伤。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人和神终究无法厮守,洛神只是那样看看作者无奈地陈述分离的大节纲常,两人就此天各一方!

作者无奈,而人去景在,只得上下追踪,平添惆怅。猛然醒来,只是南柯一梦,逝者已矣,甄姬不在。

挥笔成篇,《感甄赋》成。“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曹植,一生中,只是无奈悲苦。爱情,权利,地位,这些都与他无缘。而只有那笔和纸,是他这一生的归宿。甄姬,这个不该出现的女人,不,她还是该出现的。至少,他与她曾爱过。

这就够了!够了!

洛神,甄姬,甄姬,洛神?梦,现实,现实,梦?美好,悲伤;悲伤,美好?什么时候是个头?

修改后标题为《<洛神赋>解读》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写出这一千古佳句的人是政治文盲,是文学天才——这话说的不是两人,而是一个人。这个人是建安七子之一,姓曹名植字子建。

我们设想有这么一个日子,曹植知道了甄姬的死讯,拿到了甄姬的遗物。在辗转反侧之中,那爱人的金镂玉枕已经被打湿了一回又一回。爱到深处,他只有空悲伤。渐渐地,他哭得累了,意识的模糊已经不由他不闭上眼睛。他做了一个绮丽的梦,一段人与神的爱恋却又那样现实。猛然醒来,乃悟佳人已去,挥笔而成千古一赋!

《洛神赋》全赋一千多字,作者以精妙的笔法及丰富的想象,描写出了一位“清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女子在洛川傍翩翩起舞的情景。《洛神赋》原名《感甄赋》,由《感甄赋》而名《洛神赋》,其间又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宫廷恩怨,在这里不予祥述,而洛神乃伏羲小女,在洛川玩耍被淹死而封“洛川之神”,曹植以此典故想象开去,那是一种怎样的想象啊——西施会羞愧,貂蝉会汗颜,昭君会自卑,贵妃会低头,曹植惊天地泣鬼神的文字,无法让人忘记——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唔得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身材,头发,颈项,皮肤,发髻,细眉,丹唇,皓齿,明眸,酒窝,气质,情态。哪一部分不是明艳有加?我没有自信,不敢去译述,我也怕将这美丽翻译得不完美。这份美丽,我只有欣赏,却不能打破。

“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璨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这一身装饰并无特别之处,但却让这个美女的形象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她,拥有世所不容的美,拥有万芳皆黯 的气质,而衣服却更是画龙点睛。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热泪盈眶——我读完之后唯一的感觉便是热泪盈眶,原来只是一个静态的图片,现在却活了起来,一个个动作下是怎样空灵的气质?那股活泼,那种乖巧,怎能让人不心生爱意?

后面的事,我没法表述,我恨不得全文引用,那一抹悲情,却让我不太忍心。

作者被她的淑美所感动,却又苦于没有媒人,便用脉脉的目光传递心中的爱慕。最终,他们在一起,交换信物,游山玩水,好不快乐!

快乐总会伴有悲伤,人和神终究无法厮守,洛神只是那样看看作者无奈地陈述分离的大节纲常,两人就此天各一方!

作者无奈,而人去景在,只得上下追踪,平添惆怅。猛然醒来,只是南柯一梦,逝者已矣,甄姬不在。

挥笔成篇,《感甄赋》成。“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曹植,一生中,只是无奈悲苦。爱情,权利,地位,这些都与他无缘。而只有那笔和纸,是他这一生的归宿。甄姬,这个不该出现的女人,不,她还是该出现的。至少,他与她曾爱过。

这就够了!够了!

洛神,甄姬;甄姬,洛神?梦,现实;现实,梦?美好,悲伤;悲伤,美好?什么时候是个头?

邱泓又老师点评:

偶然在周记里读到这篇文章,何同学是以读书笔记的名目交到我手里的,读了后有点不一样的印象,于是就叫他把文章搬到这里来了。搬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想告诉大家,我们老祖宗的东西,有好多都需要去体悟,我们好多人动不动就是这样不好那样反动落后,其根本原因是不了解,这就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吧?比如这《洛神赋》,确实没有几个中学生有耐心把它读完读懂,而何妙彦把它读懂了,而且是创造性地去读去悟,这又是值得表扬的地方——原来何同学也是别有风采,他对自己所爱好的东西,往往是研究得很透,而且有独特的发现。

这篇文章的原文也许是因为作者被文章之美“伤害”得太深了,有些地方有点前后不畅,而作为一个高中学生,前后不畅是不科学的,所以基本功还是得练,别光顾着洛神而忘记了平常的风景。

我说这是一篇特别的文章,还有一个理由是作者的语言表达方式,有跳跃性,字里行间充斥着一种叫智慧的东西,只要你静下心来去读,是大可以体会出来的。

但这样的文章在应试场上是不大受欢迎的,原因就是需要停下来思考和得出结论之后才可以打分,你这也太难为我们这些评分的老师了,既如此,我们凭什么欢迎你这样的文章呢?

总之,文章这东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管哪个有理,看得见摸得着的基本功是不容漠视的最有理的东西所以祝愿何妙彦同学从神境回到现实中来。 

  评论这张
 
阅读(7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