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谨借此文缅怀已仙逝二十年的周克芹先生  

2010-10-28 22:21:15|  分类: 02、泓二先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当他找到了他的人生方向,当他找到了他心灵的座标,他便可以走出自己心灵的泥沼,走出自己艰难的人生。我不算是一个有什么成就的人,但我可以向这个世界宣称我是可以做到精神自助的人,是可以坦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能够走到今天,其实也非常的不易,每个人要走好自己的人生路都不易。在周克芹先生的身上,别人可能会学到得更多,而我自己,更多的是对先生精神的景仰,三十年来,先生一直是我精神的坐标。偶然读到徐坤先生的一篇怀念周克芹的文章,便把它转录于此,缅怀先生的同时,纪念我这三十年求生和求学的经历:

“物质虚名”与“精神之花”:简阳的周克芹

 作者:徐坤   

   已经是九月底了,想不到四川天气变脸变得这么厉害,昨天刚到时还是淅淅沥沥小雨,充满湿重的秋意,今天,却“哗——”的一下,气温就猛升到36度,重返溽热的夏天。正午,走在赴周克芹故里——简阳市简城镇升阳村的崎岖乡路上,两眼发花,看哪哪都是白亮亮一片。

谨借此文缅怀已仙逝二十年的周克芹先生 - 弘二先生 - 邱泓又的博客

   今年是获得首届茅盾文学奖的四川作家周克芹辞世20周年。我们一行人从各地前来克芹故里四川简阳参加纪念活动。从国道拐进升阳村口,见路边立的“周克芹故里”山门很有气派。两根二层楼高的水泥柱子,托举着黑漆漆的牌匾,上书五个黑色行书大字,很像某些著名风景点的入口。能做到这一点,颇不容易。众人皆拜谒过全国各地诸多领袖人物的故居,但当代作家的故居能被人立成牌匾的,又有几处呢?足见这个建市不足十年的资阳市政府对于文化的重视。他们对于生长于兹的文化名人,表达了足够的尊敬和怀念。
  说是“故里”,却没有作家生前居室什物等的展示,而是越过村庄居所,乡路直接通往周克芹的墓地。往里走,除了通往墓地的砂石小路是后来政府专门打造的,周边环境尽量保持了三十多年前的原貌。对了,就是《许茂和他的女儿们》里的那个“葫芦坝”。车子费劲地在曲曲折折的乡路上扭了又扭,终于前行不得,轮子陷入泥沼。一行人下来步行。三十多年了,“葫芦坝”依旧显得如此破败、穷困、荒凉。陋舍点点,散落在两旁山坡上,不闻鸡犬吠,但见荆棘生。脚底的灌木,扑面的蚊蝇,川中的溽热,林间之瘴气,结成一团,扑面袭来。人人脖子流汗,腿上叮满小咬,气喘吁吁费力往山坡上攀爬。从昨天到现在预备好的肃穆,如今都只剩下了狼狈。
  呼哧带喘,大汗淋漓,终于爬到半山腰上。眼前一片巨大开阔的水泥平坝,周克芹墓地到了。这里离山下居所如此之近,可见现世与天国并没有太远的距离。上得坝去,第一眼见的,并不是周克芹的墓,而是一座新坟,坟前没有来得及立碑,只有两个鲜艳的花圈和两盆供果。这是周克芹弟弟的坟茔,今天上午刚刚下葬。本来我们祭拜活动要在昨天下午进行,突然接到通知,说他弟弟刚去世了,要在今天入土为安。我们的祭拜活动故而推迟到今天。挨着他胞弟新坟的,是周克芹祖父母的合葬墓。再往左,才见周克芹的墓碑。周克芹的墓,离地六阶,高出他的祖父母兄弟三阶。他的墓碑也不是普通百姓平面板材的石碑,而是一米多高的柱体,柱身厚重,顶部收拢成塔状,是个小型纪念碑的设计模式。碑的四周围有水泥雕花矮墙环绕。碑身贴满粉红色的马赛克,岁月侵袭,马赛克颜色尽管变成了粉白,却依旧鲜艳,每块瓷砖之间水泥钩抹的深痕道道清晰。
  碑身的正面,两排马赛克之间凹进一处,用以镌刻碑文,白瓷底子上刻的红字,系流沙河题写:上联:重大题材只好带回天上;下联:纯真理想依然留在人间。横批:德昭后代。正中央一行竖体:小说家周克芹之墓。也是红字。
  从周克芹整个墓地的设计来看,应该是当年的最高礼遇了吧!墓碑左边,还立有一尊灰色水泥柱,上方搁置周克芹半身缩微雕像。柱身下部除刻有生卒年月和简历,并附有周克芹的一段话:
  做人应该淡泊一些,甘于寂寞,潜心于工作和事业……只有把个人对于物质以及虚名的欲望压制到最低标准,精神之花才得以最完美的开放。 
 

谨借此文缅怀已仙逝二十年的周克芹先生 - 弘二先生 - 邱泓又的博客

 1990年8月5日,周克芹因肝癌抢救无效去世,年仅54岁,时其职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四川省作协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主席。去世后第二年,家属将骨灰移葬在故乡简阳的半山上,与他的祖父母坟墓挨在一起。2010年9月,20年后的今天,烈日高照,杂树丛生,汗水飞溅,野蚊飞舞。一群头上晒得冒油仍然无谓地活在世上的文人墨客前来这里祭拜,在他的坟前思索文学与人生的关系。
  什么叫物质虚名?什么叫精神之花?1982年,46岁的周克芹以长篇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获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这里就是他当年的写作环境,比起我们想象的更艰苦,更荒败,更崎岖,也更严酷。站在周克芹墓地里,我被那样一个沉甸甸的广大气场包围着,动弹不得,仿佛听得见静谧的时间里,到处都是湍流。以这样的环境,和低微的出身,用今天时髦的话说来,是不具备写作条件和资质的。为了写作,周克芹曾经穷困到家徒四壁,将家中门板拆下卖掉也要写。他们,是饱受压抑折磨的一代人,写作是他们认定的生命唯一出口,是个体价值唯一体现。因此,他们的写作就跟命运牢牢地打包在一起,甚至不惜将命也赊了进去。人在艰难困厄中对于光明、正义、理想、公平的追求,人的不屈和倔强,成为他们的写作动力,也是活着的动力。他们个个都是葫芦坝中的四姑娘。
  今天,对于生活在比“葫芦坝”不知优裕几百倍写作环境里的我们来说,如何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继续标举出精神刻度,如何在先哲先贤们思索的终点上继续批判和思考,这是比正午36度的墓园气温更加让人大汗淋漓的考验。周克芹其实已经用他的不算长的一生给我们做出了回答。祭拜过周克芹墓之后,我想写作者当中应该没有人再敢有所抱怨,而只剩了惭愧。

谨借此文缅怀已仙逝二十年的周克芹先生 - 弘二先生 - 邱泓又的博客

         弘二后记:

    周克芹先生是获得矛盾文学奖的第一个四川作家,是凭着自己的艰苦奋斗,从农村走出来的大文人,是我们四川乃至中国文化人的骄傲。克芹先生是我永远的偶像,我之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没能离开文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周克芹先生的景仰。记得当年是在《沱江文艺》上读到他的《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的,怕影响别人休息,在寝室的走廊里,一个人在路灯下足足站了一个晚上才把小说读完。早晨,迎着清新的风,跑在操场的跑道上,神清气爽,脚力十足,我觉得我这个穷人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了,我觉得自己也可以走周先生的路!大学那些年,我拼命地读书背书,写读书心得。毕业的时候,写过一首好长地诗,在学校的礼堂朗诵,让所有同学都目瞪口呆。他们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有那样的诗才。但他们哪里知道,是周先生这座灯塔,照着我走过自己艰难的求学之路的啊。后来,有幸分到周先生的家乡简阳工作,我去那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葫芦坝,去寻访先生小说中的场景……而且更有幸的是,我竟然接识了周先生离开简阳前的一些朋友:曾渊如、胡其云、黄红武、陈水章……向他们学到了不到东西。我自以为是地觉着自己距离文学家的梦越来越近了。到简阳工作的第二年,曾听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个周先生写的关于柑橘园承包的中篇故事,每天中午必听,听得心花怒放,听完后就开始写作,疯狂地写,也学着先生那样没日没夜地写……那些年,周先生曾多次回简阳,与我们这些文学爱好者座谈,也有过对话,是那种心怀崇敬的对话,也得到过先生鼓励,虽然那只是先生对后进的文学青年例行的鼓励。仍然记得刘中桥先生在文化馆一楼开的茶馆,那里就是我们常常聚会和交流文学心得的地方,至今想起,仍是心潮荡漾。

    掐指算来,三十年过去了,却好像还在昨天。在为生计劳碌的时候,偶然想起自己当年的梦和为了梦想的奋斗,不觉已是唏嘘泪下!

    天妒英才,遂使先生英年早逝……

    心中的灯塔熄灭了,文学家的梦想在滚滚的经济大潮中幻灭了,我曾长时间地迷失了我自己!

    一直想写点文字来怀念克芹先生,只是慑于自己文字的拙劣,怕有所亵渎,所以懈怠到今天。今天读到徐坤关于先生的文字,感慨有加,一个人,要想走出自己,是多么的不易啊;而一个人,要想走出自己,只要心中有方向,又是多么的容易!

   先生啊,您可知道,你的孙女现在正是弘二的学生,她写得一手好文章啊,她永远永远以您为荣啊……
                                                                                                  2010年10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