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泓二先生国学馆

群号50163453 询028-69961988

 
 
 

日志

 
 
关于我

我觉得我要做的是,我要假装是聋哑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跟别人进行什么破对话了。如果别人想告诉我点事,就得写在一张纸上给我……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那度过。我要定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什么虚伪的事,谁要做谁滚蛋。(美国作家:塞林格)

网易考拉推荐

山水诗人王维与孟浩然之比较  

2010-12-28 11:44:06|  分类: 03、问学中华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紫陌红尘《王维、孟浩然诗之比较》

 

【引用】王维、孟浩然诗之比较 - 弘二先生 - 邱泓又的博客

王维和孟浩然是盛唐山水田园诗派的领袖人物,他们以杰出的创作成就并称于世。他们都以山水田园风物为主要创作对象,表现出许多相似之处。但是由于二者的个性差异,仍然显示出较多的不同。就思想来说,王维虽表面上亦官亦隐,但实质上“身心相离”。实现了由儒到佛的根本性转变,而孟浩然却始终生活在儒和道的矛盾中。就诗歌的意境说,二者都创造出“静”,但一个是佛教的“空灵”,而另一个却是道家的“清幽”。就艺术表现看,王、孟诗都表现出画的效果,但王诗是山水画、,而孟诗是风景画、风俗画。就创作技巧看,王诗常用纯静态的空间景物排列,而孟诗却不仅善用动词,而且多用连词和助词。这些就是本文所要论述的王、孟诗歌的“异同”。

山水田园诗起源于南北朝时代的陶渊明和谢灵运。利用诗歌这个文学形式,前者抒写了大量田园生活情趣,后者歌咏大量的山水风光。他们都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到了唐代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繁荣、人们思想的活跃,许多知识分子四海游学,广泛交际,遍览祖国名山胜水。于是以山水田园为描写对象的诗作兴盛起来,或抒发壮志豪情,或表达隐逸趣尚,这样,一个新的诗派——山水田园诗派便逐渐形成了。王维、孟浩然是唐代山水田园诗派中两位并称的杰出代表。      

    思想是一个人行为的主导。文学作品的特点之所以呈现出形态各异,主要就是作者思想的差异造成的,因此我们分析王、孟诗歌的异同还是应该首先从他们的思想入手。【引用】王维、孟浩然诗之比较 - 弘二先生 - 邱泓又的博客

    我们对于王维山水田园诗的分析应该分为两个时期。一是居辋川别业前,属于王维早期的山水田园作品。就王维整体创作来看,这一时期其作品主流是奇矫雄劲的边塞诗,充满着昂扬奋发的情调。他所要抒发的是建功立业的豪情。如王维二十一岁时所作《燕支行》一诗中充满着追求边功的慷慨豪情,描绘出壮伟激烈的战争场景。这显然是其内在襟怀意气的迸发。又如《少年行》“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等诗看,则更为全面地展示出诗人既任侠豪爽又积极进取的少年意气与壮伟豪情。无疑,这时期的思想完全是儒家的积极入世。但是其间也有数次的遭贬失意,在贬谪途中,王维的思想像其他许多失意文人一样“仕途上的挫折与失落,往往造成诗人注意力向自身处境的转移”③,因而在发抒失落之感的同时,王维开始对旅途所见的景象与农家生活进行了观察和描写,并寄予思情。如贬济州途中所作《宿郑州》:“朝与周人辞,暮投郑人宿。他乡绝俦侣,孤客亲僮仆。宛洛望不见,秋霖晦平陆。田父草际归,村童雨中牧。主人东皋上,时稼绕茅屋。虫鸣机杼悲,雀噪禾黍熟。明当渡京水,昨夜犹金谷,此去欲何言,穷边徇微禄。”将此诗与王维遭贬之前在京中所作诗相较,不仅在表现内容上已截然不同,而且在艺术风貌上也显见差异。诗写遭贬出京孤独失落之感,以朴素明畅的语言构成对内心真实情态感受的抒发,特别是“他乡绝俦侣,孤客亲僮仆”,从一个独特新颖的角度,表达出一种在离别熟悉的环境与亲友之后的旅途生活中人类所共有的普遍心理。又如《早入荥阳界》等。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王维所作的山水田园诗完全是一般积极功名知识分子的失意情怀的寄托,是一种宦海沉浮的嗟怨。在其思想的深处表现出的仍然是欲回官场,一展宏图。因此说这时的主导思想完全是儒家思想。

     王维进行大量山水田园诗的创作主要在其后期,即居辋川别业之时。这时王维的思想遭受了一次彻底的洗礼。即迫受伪职,治罪入狱,险遭诛戮一事。这一事件“堪称王维整个政治生涯与人生经历中的最大事件,对其心灵造成了无比深重的刺痛与压抑” ④。这就使本身有信佛家庭渊源影响的王维“产生了一种主观心理之要求与选择”。 ⑤《终南别业》“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叹白发》“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便表明了王维的心迹。然而,其“与神会禅师相遇于南阳‘语经数日’领悟了佛教南宗禅旨,并撰写著名的《能禅师碑》”⑥则实现了王维思想由儒到佛的完全转变。其后“购宋之问蓝田县南辋川别业居之,每蔬食素衣,日与文士丘为、裴迪、崔兴等游于别业亭馆林苑间,绘画赋诗,琴樽自乐。”⑦看破了红尘便不再有所牵挂,更彻彻底底地实现了思想的蜕变。即使身在官场,亦“身心相离”。⑧自此王维的诗歌创作便以佛教思想为主导,闪烁着佛学的灵光。

    

【引用】王维、孟浩然诗之比较 - 弘二先生 - 邱泓又的博客因此总的说来,从思想上王维实现了由儒到佛的彻底转变,在表面上虽呈现出身与心的矛盾,但实际上“身与心离”;而孟浩然却一生在儒和道的矛盾之中,只不过儒和道的思想有主次而已。

    

    思想的差异在创作中显示为作品各自的特点,但这种特点最主要的是表现在意境上。

王维山水诗的意境主要是“空灵之静”,这是佛学修身养性所要达到的一种境界。“禅宗追求心空境界” ⑨, “《辋川集》中的山水小诗都是通过形象鲜明、意境悠远空灵的画面使人直观体悟这山水风光所蕴含的深深禅意。”⑩比如《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日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创造出的都是一种空灵的境界。而如《酬张少府》“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送别》“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等等,则充满着禅趣机锋。当然作为诗歌意境创作的本身,王维诗还是突出体现了佛学境界向艺术境界的转化,特别是注重于山水自然中直觉悟道,并将禅悟引向意境体验的禅宗思维方式与禅悦境界的直接启示与借用。”⑾ 如《终南别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山居秋暝》“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等。这种空灵意境的创造与禅理的渗入便成了王维诗的主要特点之一。

    孟浩然山水诗的意境与王维诗的意境有着表面上的相似之处,但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即孟诗所呈现出的环境气氛,大多也是“静”。但是这种静谧并非“空灵”,而是一种存乎自然的“清幽”。这便是道家的:任其自然之中,而在山水之间的一种自然之趣的发现与描绘。如《耶溪泛舟》“落景余清辉,轻桡弄溪渚。澄明爱水物,临江何容与。白首垂钓翁,新妆浣纱女。相看似相识,脉脉不得语。”在诗人任性自然的闲适心态中呈现出一片澄明容与的景象。又如《夏日南亭怀辛大》一诗是诗人在夏夜纳凉的闲适情境中油然而生怀念友人之情的作品,全诗语言平易,构思自然,创造出异常清幽、淡远的境界。然而在其田园诗中所体现出的更多的是隐逸者怡然自得的情趣,如《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诗人长期生活于乡村田园,对农家生活与田园风物尤感亲切,那种相与饮酒闲话、融洽无间的情形与心态是多么的自然和富有情趣。而这里又远离城市的繁华与喧嚣,让人感受到的完全是一种自然而恬淡的宁静。

    【引用】王维、孟浩然诗之比较 - 弘二先生 - 邱泓又的博客

从艺术表现上看,王、孟之诗明显不同。“王维是唐代少有的集诗人、画家、音乐家于一身的文人,他笔下的山水精美如画。”⑿苏轼说“味摩诘诗,诗中有画;味摩诘画,画中有诗”⒀, 这就概括了王维山水诗在艺术上的一个显著特征。即他将绘画的技法运用于诗歌创作中,“使其诗具有格外显明的色彩美、线条美、构图美,取得了写意水墨的效果”。⒁如《山中》“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此诗前两句以白石突现、红叶稀落,显出一种素淡的色彩基调,后两句迳以空翠之色大笔染过,使之在整个空间弥漫扩展开来,形成一种迷蒙之色、无雨之雨,对诗境产生一种淋漓尽致的绘画般渲染效果。又如《汉江临眺》“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终南山》“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则褪尽彩艳之色,俨然如典型的水墨山水,在整个画面上表现出极力渲染的绘画技法。又如《青溪》、《栾家濑》这些诗也都像一幅幅水墨山水画呈现于读者的眼前。

而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主要是表现自然界的真实(或艺术加工)的景物,“孟浩然山水诗最长于表现大自然清幽景色,以清幽的山水世界,表现现实的情怀”⒂。如他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樵人归人欲尽,烟鸟栖初定。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迳”——日落西山、山谷晦暗、月凉如水洒落松间,冷冷风声、潺潺泉流,这一切都加深了夜的凉意。樵人归去、飞鸟栖枝,更衬托出诗人月下望友人不至的孤独冷寂。全诗景物清幽,情思亦清幽,而这正是孟浩然在漫长隐逸生活中所追求的境界。⒂因此,孟诗往往是对自然风光的直接呈现。虽然许多山水田园诗作也描绘的像图画一般,如《过故人庄》一诗描绘农家风光,简直就是一幅优美宁静的田园风光和农家生活的图画。但这种图画只能称得上是一种风景画或风俗画,而绝不能与王维的水墨山水画相提并论,混为一谈。水墨山水更多地体现出“精工”,而风景画或风俗画则主要呈现出的是“雅致”。

在创作技巧上,王维有些诗略去动词,纯以静态的空间景物排列在一起,造成意象并置叠加的画面效果。如《田园乐七首》其五:“山下孤烟运村,天边独树高原。一瓢回顾陋巷,五柳先生对门。”四句无一动词,因此没有情节和动作序列,纯是空间意象的并发映出;同时没有时态的变化,所以又使意象带有一种永恒的普遍的性质。另外如《送方城韦明府》“高鸟长淮水,平芜故

以上,从思想、意境、艺术表现和创作技巧等方面对王、孟山水田园诗作了一些比较,着重于同中辨异,分析每一个诗人的特点及产生这些特点的原因。如果非要给王、孟分个高下,那么就艺术才华来说,王维远胜于孟浩然;但是就诗歌淡朴的艺术结构来说,孟浩然则又远胜于王维。总之,王维和孟浩然由于其个性的差异,在诗歌创作中呈现出了各自鲜明的特点,使唐代山水田园诗丰富多彩的展现于世人面前。他们都以其杰出的创作成就在中国文学上享有很高的荣誉和地位。

郢城”、《田园乐七首》其三“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奉和圣制从蓬莱向兴庆阁》“云里帝城双凤阙,雨中春树万人家”。而孟浩然 有不少诗则不光善于用动词,造成动态意象,而且多用转折性的连词和助词,造成情感的落差与起伏变化。如《早发渔浦潭》“东旭早光芒,渚禽已惊聒 。卧闻渔浦口,桡声暗相拨。日出气象分,始知江湖阔。美人常晏起,照影弄流沫。饮水畏惊猿,祭鱼时见獭。舟行自无闷,况值晴景豁”,从“以”、“始”、“常”、“时”、“况值”等不同的时态,反复舒写了江上行舟的所闻所见及舒畅的胸襟,跌宕有致。在王维和孟浩然诗歌的意象中,我们还不难发现:孟诗中多有作者形象的存在,“我”字在许多诗中直接出现。如《舟中晚望》“问我今何适”《与诸子登岘山》“我辈复登临”《过故人庄》“邀我至田家”、《清明日宴梅道士房》“邀我赤松家”等等。而王诗中则比较少。因此可以概括地说,王维诗主要表现出的是“无我之境”,而孟浩然的诗主要表现出的是“有我之境”。孟浩然的思想则不同,青少年时也曾积极于功名进取。像《洗然弟竹亭》“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俱怀鸿鹄志,……”、《田园作》“冲天羡鸿鹄,争食羞鸡鹜。望断金马门,劳歌采樵路”之类作品,更是以一种浩大的气势、雄强的骨力直接表现建功立业的愿望与襟抱。又如《书怀贻京邑同好》“家世重儒风”、表现“昼夜常自强”。《南阳北阻雪》诗中说自己“少年弄文墨,属意在章句”,希望能像扬雄一样“一荐《甘泉赋》”——用自己的词赋才智见赏于皇帝,然后一展宏图,建不世之功。但纵其一生,却终身布衣,遂常以此为憾。就是在与友人登临览眺之时,亦往往发抒“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与诸子登岘山》)的怀古情思,通过对功业长存的羊祜遗迹的感触,借以抒发自身功名未遂的失落情怀。在人生的经历中,遗憾的事情往往在人的内心深处留下深深的印痕,挥之不去。而这种遗憾正是某种思想的表露。我们说孟浩然一生未得功名的遗憾正是儒家思想的反映,在他的生命中,自己科考未进,而又多次错过了举荐的机会,对于他来说仕进的希望便逐渐地破灭了,而另一种任其自然的“道”,便在不知不觉中潜入了他的心灵。但其中依然不能也不可能完全地抹灭那种遗憾思想的显现。也就是说孟浩然的思想才是儒和道的矛盾统一。 王、孟并称首先是因为他们交情笃厚,志趣契合。其次是政治思想一致,他们都曾是张九龄开明政治的拥护者和支持者,并先后受到张九龄的引荐。然而,王孟并称最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的创作成就。虽然王维早期创作了不少边塞诗歌,但王维主要还是以描写自然景物著称于世,而孟浩然则是地地道道的山水田园诗人。在盛唐山水田园诗的创作中,他们都以其杰出的创作成就,赢得了世人的赞誉。然而,“一棵树的叶子,看上去大体相同的,但仔细一看,每片叶子都不同。有共性,也有个性,有相同的方面,也有相异的方面”①。为了使我们对盛唐山水田园诗的研究不仅仅停留在相似的表层上,而能够潜入反映个性特点的深层中,“我们所要求的,是要能看出异中之同和同中之异”。②本文即试图同中求异,异中求同,比较王、孟山水田园诗的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